中環的電車服務,最近被一位前政府規劃師薛國強以阻路為由,建議撤出中環,隨即引來激烈反彈,而當事人面對批評時,仍然堅持立場:建議電車撤出中環,因為電車作用不大!

首先必須要留意,這位前政府規劃師,所謂的建議實非建議,反而是一個要求,猶如野蠻惡客在零售店發瘋:『我唔聽咩野公司規定,總之你要彈性處理,唔係就叫你經理出黎!』

有這個聯想,是這位前政府規劃師,只一路自話自說,謂中環交通繁忙,電車阻礙路面,乘客可以搭港鐵云云……

乘客可以搭港鐵,並非一個解決方法,因為電車服務並非由中環出發,難說要堅尼地城前往灣仔的乘客,先由堅尼地城搭電車到上環,再由上環搭地鐵到金鐘,再上電車前往灣仔?上環至金鐘之間的電車服務應該怎樣維持,而原定使用這段電車服務的乘客,應該怎樣處理,這位先生沒有提到。

而且更重要是,電車一程只要$2.3,但如果按上述這樣搭法,車費和時間成本又增加多少?除非他建議電車撤出中環之前,先建議港鐵港島線由堅尼地城至筲箕灣一律收費$2.3,否則根本不能成為一個解決方法。

至於電車作用不大,我不明白他從何見得,但我可作對比的是新界的輕鐵系統。

八十年代港島地鐵準備通車之前,港英政府亦曾一度被政府建議停辦,改以現代化的輕鐵取代服務,以換來更高載客效率及空調化車廂,但最後在一項調查中,多數市民都要求保留電車服務,輕鐵取代電車的建議因此作罷。

首先,輕鐵路軌只供輕鐵使用,不能被外來車輛駛入,反而電車路軌可以,對比佔用路面,輕鐵佔用得更多,更直接導致元朗大馬路,每日上演人車爭路和交通擠塞。

而電車行駛時的震盪,亦明顯比輕鐵為低,居住在港島的居民,首次乘搭輕鐵時,一定會被車廂轉彎時劇烈震撼為之震驚,反而新界居民乘搭電車時,頂多不習慣它車尾上車這種乘車方式而已。

更重要是,輕鐵這個寵兒,在1988年至1993年五年間,作為屯門及元朗區之間唯一接駁公共交通工具,通車迄今二十七年,竟然沒有一年錄得盈利,反而港島電車,面對眾多巴士、小巴、港鐵路線完全平衡的競爭之下,於1990年至2015年間長達25年,收費只是由$1 增至現今$2.3,在長期低廉的收費之下,到今天仍然錄取盈利,便顯得輕鐵系統比起電車系統,更佔用路面,更沒有作用,難怪前九鐵主席田北辰,亦曾主動建議取消輕鐵服務。

在今日環保的大前題之下,途經中環的電車服務明顯是方便和環保之選,政府亦不得不重新宣傳,希望市民多使用公共交通服務減少駕駛,而事實上亦有政府文件證明,香港幾乎所有交通幹道,私家車均為最大用家,明顯交通擠塞是由私家車數目太多一手引發。

但是這位薛國強先生,不但開倒車,將環保交通工具抽走,從而引入更多私家車進入中環,所謂的建議純粹主觀判斷,流於粗疏和表面,連中學生辯論隊水平都不及,但卻是前政府規劃師,直接將高分低能完美展示,請各位中學生引以為戒,在辯論和小組討論時,不要犯這些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