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ve a man a gun and he can rob a bank,But give a man a bank ,and he can rob the world"

你明白一個人站在世界上,為何會為權力而著迷嗎?

當你明白後,正當的人會想要逃離,所以古有陶淵明歸園田居,然後必然地會捐失一些看似十分令人羨慕的利益,但名節卻保住了。一個醫生仁心仁術,當政治力量要入侵一個最高學府的學術寶殿,袁志勇醫生選擇抽身離開這場李國章牽頭架空校長的政治遊戲。

 

不戀權的人不弄權,但會弄權術的人不貪權。你哪會看過懂草船借戰的諸葛孔明走到戰場上,走到皇帝面前。從來只有別人三顧茅廬,或是政客養一班「食客」為其出謀獻策。就正如要設立一個諾貝爾獎想要裨補闕漏,但研發炸藥錯不在他。科學家是做研究的人,研發過程符合道德則無罪之有,有罪之人是用以製造更大利益的人,亦即最大利益化。

 

權力的核心競爭的遊戲容不下偉大,只有互相撕磨的手段,你比較高明,他黃雀在後,你看似得益其實便宜了別人。

 

世界是如此運轉的,因此對於近日天津磨菇雲事件後,有人說到:「不管是甚麼國籍,你明白這是一場災難呀!這災難破壞了多少家庭呀!你不幫忙,沒有甚麼的,我會捐的!」

 

如此的正義凜然,但他們的正義是偽善的,因為不懂得弄權的人在背後所作的事。一場比切爾諾核電廠爆炸、福島核事故都更為嚴重的災難,一個國家可以封鎖外媒,消滅調查證據,不向外國專家求助,知情者不制止下讓一隊消防隊目盲衝進現場並以水澆灌,制造更嚴重的死傷者。貨櫃的扭曲形狀彷彿告訴大家,這不是單純的爆炸,有理由是與核廢料有關。然而為何核廢料會如此處置,早在福島核事故災難之後,有消息報道日本當局正研發將廢料作武器用途,立即被國際上專家要脅將會終止對其的救災協助,並在美國等國家的監控下事件才彷彿告一段落。天津地下一個連直徑多少米,事發現場的廢水已經經由地下以及空氣傳播到一個甚麼的範圍並無法得知。

 

爆炸的真相每一日被改變,一時是工廠有易燃物品,現在官媒又轉口風是走私,一天比一天更迂迴曲折離奇的小說情節,突顯當權者的霸道。而往往縱容霸道的就是偽善者。偽善者不懂得他們養大的是一個甚麼樣的怪獸,然而怪獸的抓牙已經在眼前,已經身受其害但未致死。對;未,致,死,是他們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說服自己按照自己的善而行,忽略背後惡的根。

 

東莞地陷、麗江水災、貴州煤礦事故、寶雞火災、陝西滑坡、北京uniqlo砍人案的連發看似沒有關聯,但其實連繫著層層關係的是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中央政府內部的權力鬥爭,如果一個人嘅關係網可以六七條線就能拆返到自己身上,那麼這些事件都一樣,可能性都不過幾樣,但最終責任者都係那一個不能被說出的名字身上。

 

然而我恨在位者,不論大的還是小事上的,集體的意志,會因為戀權者而消失殆盡是一個無奈的必然。

So give a evil a party , he can break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