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 天津港爆炸事故,迄今已發生一段時間,香港媒體和民間反應普遍冷淡,關注度更不及台灣八仙樂園塵爆事件,以及去年的高雄氣爆事故,這可能與中國封鎖了新聞消息有關,但更重要的是,香港媒體和民間對日本、台灣等鄰國發生的不幸事故,都採取同情及慰問的心態去應對同時,為何對中國的天津港爆炸事故,反而是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的幸災樂禍心態

首先,香港人對中國人,不是一開始就涼薄、冷血的,在1989年6.4 事件發生後,整個香港以致國際社會,都對中國政府充滿不安和仇視的情緒,國際地位幾近孤立,同一陣營的東歐共產主義國家,此時亦進行民主化運動當中,最大的共產國家蘇聯,亦在解體的邊緣之中,中國當時的被孤立形勢,可以想像出來。

中國被孤立的形勢,於1991年轉變過來,當年中國華東發生水災,中國政府首次主動尋求國際社會援助,一幕幕災民受災的畫面,令國際社會和香港市民動容,雖然當年資訊不及現今發達,並不確定有沒有一丁點反對賑災的聲音出現,但最少在主流媒體當中,都是一片支持香港市民賑災的聲音,而香港市民亦於短短十日籌款4.7 億港元,都可以推測到當年的香港人,是真心熱切地支援是次籌款活動,這是因為香港人當年在港英政府帶領下,朝氣勃勃、自信十足地生活,雖然他們仍害怕或憤恨中國政府,但他們認同,自己害怕和憤恨的是中國政府,不是中國人民。

時間一轉轉至2008年,在該年中國全力籌備奧運會之前,5月12日四川首先發生大地震,破壞地區達十萬平方公里,當年香港媒體最多的一句說話,就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香港人繼續以同情災民的心態去捐款,香港政府合共捐了93.5 億港元賑災,在民間基本上沒有反對聲音,因為香港人自己都捐了130億港元,不過與1991年不同的是,當年香港已有反對賑災的聲音,只是稍有出聲,就立即被許多人口誅筆伐,整個論調根本沒有可能形成氣候,猶記得美國明星莎朗.史東,在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問時,高調表態四川地震是報應,立即引起香港媒體反彈,指莎朗.史東無知、涼薄、冷血、刻毒。

由2008年至2013年,連同汶川大地震,中國共發生四次嚴重天災,香港人及香港政府合共捐款達234.8億港元的捐款予中國賑災,但期間雙非孕婦湧港產子導致床位、學位、嬰兒奶粉供應不足、加上中國遊客的旅遊陋習、旅霸事件、中國恩主論等等不斷上演,中港矛盾日益白熱化,但港府為免開罪內地,對保障港人利益的聲音充耳不聞,只有在香港民間有激烈反彈或示威活動時,才會稍作措施緩解港人不滿情緒,導致中港矛盾問題到現今仍未解決。

2013年,四川蘆安發生七級地震,正當香港人心中暗道又要賑災之時,社會一道聲音忽然成為主流:『我們不要盲捐款!』香港首次出現抗捐的氣氛,香港紅十字會於地震後三日僅收到捐款500多萬港元,對比汶川大地震發生後三日收取5600萬港元捐款少了十倍,原因是香港人過去數次的賑災活動,除了發現帳目不清外,更發現捐款未能全部運用在災民身上。

更嚴重的是,於汶川大地震後,當內地有人要求豆腐渣工程的聲音時,均受到強硬打壓,有些更被捕入獄,如此做法亦令到相當部分的港人不齒,而香港立法會的泛民議員亦一改汶川大地震時,慷慨通過近百億元捐款的做法,對1億捐款表態反對,時任議員的黃毓民,表明:『不捐原因很簡單,就是不信!』最後捐款動議被否決。

由2013年到2015年的今日,中港矛盾問題未見改善,中國人明顯正影響香港人生活,政治上,香港人亦活在中國政府的陰影之下,香港建制派亦不諱言,坦白地一再向港人強調『沒有中國,香港沒有今日,香港人必須要報效祖國』,香港人不再是昔日朝氣勃勃、自信十足的香港人。

『8.12』 天津港爆炸事故,有香港人抱幸災樂禍心態,除了是報復之前中國人對香港人不幸時的幸災樂禍外,更重要是香港明顯有相當部份的人,不滿中國政府,更不滿中國人民,香港人對中國的同情心、包容、善心,已被中國消化得一乾二淨。

當然,亦有另一班香港人,不齒幸災樂禍的所為,認為爆炸事故死傷的都是平民百姓,即使仇視中國亦應該看時間、對準政權,不是在災難當前來將救災政治化。不過,近年經歷過多次天災人禍的中國,在救災上、訊息流通顯然沒有太大改善,而過去香港人數百億的捐款,亦未見得有完全有效的運用,如果堅持捐款,這不但不會令港人施比受更有福,反而只是無知同情心被無限利用的表現,進一步確立『港豬』的形象。

更加重要的是,中國人對香港人繼續揮霍手中的鈔票,以一副高傲不友善的態度,用購物來『援助』香港人,明顯地中國人不缺的就是鈔票,在中國人不缺鈔票之下,還將香港人手中的鈔票去賑災一群生活富足的人,不可笑嗎?

『8.12』 天津港爆炸事故,無可否認是一宗不幸事件,但是在事故發生後,中國政府不但沒有公佈災情全力救災,反而忙於封鎖消息,對事故的交待更是相當含糊,這應該受到批評的,災民現在需要的,未必是一張張的鈔票和一聲加油,反而是一個準確的消息,去讓他們佈署下一步的行動,香港人的幸災樂禍表現,明顯就是中港政府無視中港矛盾的惡果,而香港市民過去的同情心和善心,亦被中國人消化得一乾二淨,仍繼續盲目地用同情、憐憫的目光去看待各種天災人禍,反而沒有針對核心問題例如善款運用、中國應對災情的反應及善後工作等等來加以關注,純粹以為捐款、同情就是幫助災民的話,明顯是無知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