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時代蜀國北伐時,魏延提出的「子午谷奇襲」一直是三國迷及歷史迷熱烈討論的話題,特別是陳某的「不是人」推出後,促使多了人站在魏延一方,也陸續延伸討論到諸葛亮的軍事能力,魏延的軍事能力,固守長安或潼關的可行性等等討論。根據歷史記載魏延提出子午谷計劃的,分別有裴松之注《三國志·蜀書·劉彭廖李劉魏楊傳》及陳壽的《三國志蜀書魏延傳》,然而兩者關於子午谷的計劃描述卻有點差異。

根據裴松之的版本是“魏略”:(夏侯楙為安西將軍,鎮長安,亮於南鄭與群下計議,延曰:「聞夏侯楙少,主婿也,怯而無謀。今假延精兵五千,負糧五千,直從褒中出,循秦嶺而東,當子午而北,不過十日可到長安。楙聞延奄至。比東方相合聚」”亮以為此縣危,不如安從坦道,可以平取隴右,十全必克而無虞,故不用延計。)在這裡記載魏延是希望率精兵輕裝由子午谷直襲長安,夏侯楙在當時的風評在魏方陣營向來不佳,他忽然看到兵臨城下必定棄守逃脫,而魏延則可從容進城取得軍備及糧食,到時可以在長安徵兵據守,等待孔明主力軍,將關內與中原的魏國聯繫切斷,再徐徐占領關內。《三國志蜀書魏延傳》:「延每隨亮出,輒欲請兵萬人,與亮異道會于潼關,如韓信故事,亮制而不許。延常謂亮為怯,歎恨己才用之不盡。」每次北伐時魏延提出率軍萬人,效法韓信北伐,匯合於潼關。

這次我想集中研究《三國志》魏延所說的「如韓信故事」,三國年代由漢中出關中有五數道路,當中穿越秦嶺山脈有四條,分別子午谷道、儻駱道、褒鈄道及陳倉道。而還有一條沿西漢水往隴西,再翻過六盤山東行的道路,稱為祁山道。子午谷是貫通關內與漢中最早開發的「官道」,也是當時距離路程最短的官道。儻駱道地型是最險峻難行,所以在唐代以前,一直沒開發擴建為官道,然而經它入長安只需要二百多公里,比起子午谷路程短半。褒鈄道全長四百七十公里,在漢武帝年代大幅擴建為官道,能夠容許大軍行走。陳倉道又稱為故道,秦嶺四道中離長安最遠。祁山道即是由漢中出發往漢水上游,經祈山入天水城,再過渭水往北行轉東行入陳倉道。

我們對於韓信北伐的事跡,一直流於課本上的「明修棧道,暗道陳倉」出自元代戲曲,當年漢軍入漢中時,張良燒毀了子午谷棧道一部份,韓信北伐時樊噲修築棧道於褒鈄道,自己率主力突襲陳倉。這只是整個韓信北伐的部份版本。實際上韓信的對手章邯也是秦國名將,在楚漢年代論軍事能力應該排在三甲之內,當年范增曾經提醒章邯提防漢軍出關中,漢中早已佈置了線眼,韓信有部隊出陳倉,章邯應該是知情,這方面韓信作出了很詳細的部署。首先他命令曹參及樊噲走祁山道進軍,即是像後來諸葛亮北伐的路線,但這只是韓信的疑兵之計,目的是讓章邯產生迷惑,不過從後來章邯的部署,看出他也不相信漢軍會採取經祁山道入關中這種有違軍事常識的做法,因為如果走祁山道,防守一方就可以從容調集部隊守在雍城及陳倉一帶,既耗日費時導致補給困難,也難於威脅關中腹地。

章邯當時部署是主力留在廢丘一帶但監視著陳倉道,祁山道只部署戒備的兵力,塞王司馬欣留意子午谷。不久漢軍灌嬰率漢軍輕裝上陣經子午谷,章邯親率主力抵禦灌嬰漢軍,韓信同時也出陳倉道包圍陳倉,章邯此時才知道自己中計。章邯前往陳倉時,陳倉城已失陷,在壤鄉及高櫟與漢軍交戰失利退回廢丘,韓信包圍章邯於廢丘,這時灌嬰則出子午谷口伐司馬欣,破櫟陽城。(灌嬰出子午谷推測,根據東漢漢中太守王升的《石門頌》「高祖受命,興於漢中。道由子午,出散入秦」,由子午、陳倉入秦,而史記只有灌嬰東進擊破塞國司馬欣,韓信、樊噲、曹參則戰章邯)韓信包圍章邯於廢丘達十個月,這段時間漢軍則扼守東面入關險要,掃蕩廢丘以外三秦勢力,然後在關中徵糧徵兵出關爭雄,這就魏延所言的「如韓信故事」。

蜀漢第一次北伐戰時,蜀軍這次動員達八至十萬人,軍力多於防守的魏軍,孔明命趙雲由褒鈄道出關中作疑兵,自己則率主力走祁山,選擇祁山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此道地勢最平坦,方便糧食運輸。而魏延則希望率一軍出子午谷,個人覺得他是想法出祁山是可以(確保魏軍不會經漢水入漢中),褒鈄道及子午谷各出一軍,但以褒鈄道是主力入關中,兩者匯合於潼關後才調頭掃蕩關中魏軍。不然蜀軍動員之巨消耗甚大,只能夠速戰速決,縱使得到天水一帶,就地徵糧也只是杯水車薪,事實證明魏國一方也看出蜀軍出祈山道是無用,魏明帝:「亮貪三郡,知進而不知退,今因此時,破亮必也。」魏只需要集中主力出祁山道應付蜀軍即可,第一次北伐失敗後,魏國多了兵力防守關中,蜀漢難以再效韓信的辦法聲東擊西速戰速決,終令多次北伐不是糧草不繼就無功而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