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除了曾接受英國管治外,二次大戰期間,慘烈的香港保衛戰未能抵抗由北面南下的日軍,1941年12月25日,當時的港督楊慕琦宣佈投降,日軍成立軍政廳,香港成為了日軍的佔領地。

為保障戰爭時期的糧食消耗和支援戰線補給,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減少人口,故此,日軍初期推行「歸鄉政策」,更發動民間團體組織「歸鄉團」,為吸引平民參與,日軍甚至提供糧食和免費交通安排,不過,「免費歸鄉計劃」只維持了一個多月,多得各鄉親會和教會的資助下,計劃才得以繼續,但即使成功踏上歸鄉之途,亦不見得可以逃出生天。戰爭期間,歸鄉者大多只能徒步向目的地,無數人因為捱不過長途跋涉的路程就已經喪生。其後歸鄉政策變成強制歸鄉,把一萬多乞丐和流浪者遞解出境,更會隨意逮捕平民,把他們押到荒島上,自生自滅,以減少糧食消耗。

選擇留下來的居民,就要面對「糧食配給」,每人每日到指定的「白米配給所」限取白米六両四,份量相等於當時居民一餐飯,要混入其他雜糧,才能勉強應付一日所需。日治後期,更以「已准許白米自由買賣,能滿足市面需要」為由,取消配給。但當時的白米售價,低下階層難以負擔,不少人只能靠野菜樹皮充饑。

低下階層食不果腹,其他人亦不見得好過。實業家的廠房被充公,商人店舖被被查封,要做生意,就要得到軍政府許可,日軍更強迫市民把港元兌換成軍票,所有商業活動得用軍票進行,除了兌換率由軍政府釐定外,軍票本身沒有任何實質價值支持,把香港的金融掏空。香港重光後,不少人手中的軍票變成廢紙,不少人半生積蓄化為烏有,有人接受不了打擊,精神失常,更甚者,走上自殺一途。

香港流傳的鬼怪故事,不少跟日治時期扯上關係,但那段期間的社會面貌,學校不會教,主流傳媒少有提及。明明是近百年香港重要的歷史之一,但感覺就是那麼遙遠,實在令人扼腕。

最後,將香港黑暗時期的社會狀況跟現在來一個比較,管治機構不斷呼籲「離開香港,北上發展」。扼殺本地農產及肉類供應,把糧食及水源交由單一地區支配供應量。明示暗示大家把手上的港元兌換為某國貨幣,一面倒吹捧它的好處,把香港人的資金轉移到其他人手上。凡此種種,不禁令人想到,歷史,可能真的只是在不斷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