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情境要是放在香港,我和店主大概早被等待中的客人咒罵不知多少遍了。雖則小事一樁,但還是很想分享一下。

話說八月初小弟有幸代表香港與全球各地共三萬三千人在山口縣一個小鎮露營(對,在日本露營,你沒看錯)。加上時值炎夏,地表最高溫度達51度。自然地每個人都找最接近的冷氣天堂,大家便找上了營地旁邊,開在巴士站內的南蠻料理餐廳為聚腳點。

本來一個平平無奇的鄉下小鎮頓成小聯合國場地,食肆當然供不應求。假若閣下堅持欲嚐南蠻料理,請耐心等候一小時。然後作者突然股起不知哪來的勇氣,真的甘願鳩等一粒鐘。

等候過程中,我的眼神不斷留意著店主和侍應(説穿了,其實是小弟鳩等得太無聊太悶)在不同國家的客人之間走來走去。即使客人來自五湖四海,說着外語,侍應不改誠懇態度,繼續一面笑容,努力地理解每個客人的需要。這個情境要是在香港發生,侍應要不裝看不到你,就是早已問候閣下祖宗十八代了。說到這裡,我已經很羨慕日本人的待客態度。

當然,更有禮更不可思議的在後頭。

一小時過去,正當侍應帶領着我入座時,我心想:「得我一支公,又要同人搭枱啦,坐都坐得唔舒服。」但到座的一刻,我望望個位:

下?六人枱冇人既?唔係好多人架咩?

此時此刻,我對着一個要脫鞋的和式凹地窗口風景位不禁驚嘆十五秒,再用三十秒欣賞此美景,最後十五秒定下心中興奮,方能入座。

本來我還有一絲遐想,該不會我一個人坐六人枱吧,我後面還有數十人等著的…很不划算呢。然後由我點餐吃飯賣單,全程我都是獨個兒自私坐著。有一刻我真的給這莫名其妙的情境嚇呆了,要是在香港,大概我要和六七個三唔識七的食客共桌。日本人啊…為何你這麼沒效率啊?

但漸漸地,我開始學懂欣賞這種食飯享受。細心一層想想,其實我們一直忘掉了,食飯是人一天最享受的時刻,你放下日間的忙碌,享受美食—那是你一天最私人的空間之一。香港人不明白這生活享受,只會想如何更有效率完成一天所有事情—如何盡快食完飯/放更多人入座。日本人會認為,不打擾客人是基本禮貌,是原則。就算一個人也好,客都是客,亦應享受到空間的尊重。是的這很沒效率,但這以人為本的原則,已經令我對日本人敬佩萬分。

香港,這不重視享受、機械化生活的都市根本不會明白這個原則。

當然你可以説,香港人的野蠻本來就不容許這事情出現,但這不是我今次的命題。我想指出的是,假若我們能夠學一下日本人,視吃飯為個人空間,大概我們都更能享受每一天的生活。

說到這裡頭,其實望著營友在外面51度高溫吃雪條,再望望自己在冷氣底下一個人坐六人枱吃料理,心底都有一絲暗爽,嘻嘻。

享受時光過得特別快,又係時候返入焗爐捱高溫,但願我能再次享受日本人的待客之禮,謝謝你。

PS:特別嗚謝Tiffany Pang小朋友幫我改個嘥字同姓Chris Kwok改錯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