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黨的喉舌,文匯報一直做好本分,努力為主子發聲,口誅筆伐香港民主派不遺餘力,雖然不大符合港人的口味,卻在一眾有意「為國效力」之士當中得到很高的聲望,深受到這群人的青睞。其實在開放之前,左派都只能夠透過文匯、大公留意大陸的狀況,因而確立了喉舌的地位,加上其鮮明的親中立場,令該兩份報章被歸類為左報。

兩報一直盡守本份,履行中共喉舌的職責,多年來對港英政府、反共之士毫不留情地評撃,接近九七的年頭更開始對民主派人士及其支持者口誅筆伐,護主可謂竭盡全力。尤其這段時間,港大校務委員會會議事件,素來護主有功的文匯報理所當然地評撃一班衝擊會議的學生,以暴力、冷血、搗亂等用詞描述參與衝擊行動的學生,最啜核的地方莫過於該報於7月29日的頭版及A2版標題:港大「紅衛兵」傷校委,看來是措詞強硬的嚴厲譴責,咦,好像有什麼不妥,不是嗎?在根正苗紅的文匯報而言,即使編輯部的人沒有去到這種程度,但也不可能連自己機構的立場都不清楚。在中共大陸的觀點,紅衛兵是愛毛主席、愛國愛黨的代表,這一點在文匯報工作的人是不可能不知的,如此褒義的名詞用來比喻香港大學衝擊事件的參與者,可見文匯報並非譴責一眾衝擊之士,相反地是在表揚他們的行為。紅衛兵好比二戰時期納粹德國的黨衛軍,致力保衛國家政權,其愛國之情無容置疑,在中共的角度,紅衛兵還保衛了偉大的農民革命,確立了無產階級專政的重要地位,因此,按此邏輯文匯報是在鼓吹港大學生反對封建校務委員會對偉大無權學生階級的打壓,而冷血、暴力等措詞並非指學生,而是指港大校務委員會暴力地撲殺一切異見,冷血地強姦了大學一直以來保有的學術自由。如此一來文匯報編輯部似乎在公然違抗主人的命令,恬不知恥地稱讚主子的敵人,作為愛國的好青年,小弟希望中共收回一直賜予文匯報的狗食,打斷這逆犬的一雙後腿再將其逐出家門!

(圖片來自文匯報網頁之截圖:http://epaper.wenweipo.com/flipping_book/index.php#/wenweipo/20150729/0/1)

(圖片來自文匯報網頁之截圖:http://epaper.wenweipo.com/flipping_book/index.php#/wenweipo/20150729/0/1)

不知道是否文匯報總編發現上述標題「政治不正確」,闖了大禍,生怕會被大陸「偉大的黨」執行家法,數日後類似的頭版標題在字眼上作出些許改動,由「港大「紅衛兵」傷校委」改為2015年8月2 日的「各界:煞停『黃衛兵』暴行」,文匯報編輯部讓我們再一次見識到國家級的水平,國家級的「素質」,有如偉大的黨眼見外國有國會、議會制度立法憲政,在中國也搞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設立了制度卻沒有人家廣泛代表國民意願的精神,國家所有的改革如是,表面上是採用了西方文明的制度,然而實際上換湯不換藥,以為學了人家的皮毛就等如學會人家的整套概念,相比皮毛最重要內裡的精神卻怎麼都學不到,即使人家給你抄也抄不好。心水清的人不難明白大陸無論花多少錢興建什麼高鐵,不論抄得多麼傳神,都不會成為新幹線,更遑論超越日本的鐵路系統。一味只懂抄硬件上的東西,卻學不到人家的控制系統和背後的理念,即使給你與人家同等的硬件也形同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說到這裡,聰明的你相信已明白到高鐵無論怎樣也只不過是一個比以往速度提升了的鐵路系統,只不過中國的鐵路還是連最基本將乘客安全地送到目的地這一點也未能做到,君不見高鐵最大營運速度其實跟新幹線不差很遠,為什麼現在卻只能夠限速至最高二百多公里/小時的營運速度?這種事情,你懂的。

(圖片來自文匯報網頁之截圖:http://epaper.wenweipo.com/flipping_book/index.php#/wenweipo/20150729/0/1)

(圖片來自文匯報網頁之截圖:http://epaper.wenweipo.com/flipping_book/index.php#/wenweipo/20150729/0/1)

文匯報的辦事理念緊貼祖國,見微知著,怪不得換一個標題也會有如此的方法,如此鄭人買履的做事手法,與一眾緊貼國情人士不謀而合。或許是支那人種的劣根性使然,試想想百多年前的洋務運動何以失敗告終?再想想大陸現時官場的做事方式,支那人真的有改變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