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市上月初暴瀉,中共中央出動「國家隊」「暴力托市」,更派出公安部副總長帶隊到上海中證監,調查大戶「惡意沽空」股票與股指期貨的「線索」。「敵對勢力」齊聲歡呼,覺得說了N年的「支爆」終於有眉目了。什麼是「支爆」?就是「支那就快爆煲」的簡稱,以懂中文都看得明白的詞彙來說,就是「中國經濟快將崩潰」的另一種說法。

兩天前,中國人民銀行再有大動作,「調整」人民幣對美元和其他外幣的對換價,再次引起「支爆」的「遐想」。兩天過去,人民幣貶值了百分之三點五。中國人民銀行一面發聲明,說今次人民幣滙率的「調整」,只是「完善」人民幣對美元的中間價報價機制,而且只是「一次性的調整」。那些仍然相信「中國經濟永垂不朽」的投資界「義士」,仍然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譬如香港「股壇名家」曾滄淵在有線電視的訪問,便叫大家「唔使急、睇定啲先」;另一方面,人民銀行已經連續兩天有計劃地迅雷不及掩耳式的把人民幣極速貶值。讀過經濟學101的都知道,把本國貨幣貶值,是為了刺激出口。那麼究竟中國今次為了拯救出口市場,「黨中央」出手會有多狠?人民幣這次「一次性」的貶值會總共貶值多少個百分點?一般估計幅度將會是百分之六至百分之八。如果跌幅達百分之十以上,相信人民幣滙價跌幅將會是災難性的一發不可收拾,因為市場將會出現恐慌性拋售。所以「黨中央」今次「大膽」把人民幣貶值,也隨時會「引火自焚」,自己提早引發「支爆」。

那麼,一旦「支爆」成真,會對香港經濟有什麼影響?「支爆」對香港是福是禍,可以說是未知之數。

第一個可能。香港銀行體系被「支爆」嚴重拖累之餘,港共政權更被指令要用各種手段,把香港財政儲備8200億港元,和3400億美元的外滙儲備,盡可能「班師回朝」,「奉獻給祖國」救市撲火。去年香港銀行體系資產,有20%是對中國的貸款,而個別銀行更對「黨中央」投下絕對信任票,譬如東亞銀行就把差不多一半的貸款貸給中國。銀行壞帳比率,如果由去年的0.5%,一下子上升十倍或者更高的比率,比較小的銀行一時週轉不靈,政府的儲備又被黨中央吸乾了,無錢出手打救,小銀行便面臨倒閉危機。而且銀行體系是信心的問題,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一間銀行有事,隨時做成骨牌效應,令各大銀行出現「擠提」,股市亦隨之而大瀉。這對香港經濟體系的衝擊威力巨大,由「支爆」引發「港爆」,到時候香港人要置業「上車」,應該不會再只是夢了。如果想像力不夠,不知道那會是什麼樣的一個光景,請看看希臘剛剛給我們作出的例子示範好了。他們的情況不一定是「港爆」的最差情況,因為最後歐洲各國還是出手把希臘「拯救」過來。但到中國連累香港「爆煲」的時候,還有誰會出手相救?

第二個可能。「支爆」並非毫無先兆,這兩個月來「黨中央」動作之大,已經令很多人「刮目相看」。在共產黨治下的中國人一向「精乖伶俐」,中央上有政策,民間自然下有對策。共產黨上個月暴力托市的其中一個政策,就是在今年年底前,不准各家上市企業手持多於百份之五股份的大股東賣出手頭上的股票。共產黨露出了真本性,但是今時不同往日,廿一世紀初的紅色資本家並不是二十世紀中的地主,他們的資產不是不能帶走的土地。在支爆之前,中國的富豪相信已經鋪好後路,為資金的出逃做好打算。人民幣不是自由流通的貨幣,但是要用人民幣大手交易,在香港一向沒有什麼難度。連帶滬港通中的港股通一百幾十億的每日限額,香港人可能面對一個「支那越近爆煲,香港越多熱錢」的現象。到時候「支爆」一旦成真,香港的角色反而變回以往英治殖民地六七十年代的光景:「中國越墮落香港越快樂」,股市樓市節節上升「再與天比高」。但是筆者昨天的文章【Uber
式的勇武抗爭】裡提及的香港「經濟大格局」,不會有什麼大改變。一直以來的既得利益階層,還會牢牢掌握着香港的政治和經濟命脈。

第三個可能,就是「支爆」引發中國全面內戰。到時候香港的經濟,會與香港的政治走向緊緊掛鈎。之後的可能性太多,不能一一細數。但以「經濟大格局」的角度來看,這將會是香港「改朝換代」的最好機會。

三個可能,哪一個將會成真?還是中國經濟真的穏如泰山,這一切都只是有心人的FF?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支爆」這個說了很多年的話題,「爆與不爆」,相信很快便會有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