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px-Social_contract_rousseau_page

怎樣才算是一個好的社會呢?相信不少人都曾思考過這個問題,盧梭亦是其中一個。而社會契約論就是盧梭對社會的一種想法,他在書中指出一個完美的社會是建立於人與人之間的契約,而非人與政府的契約,這種思想建立了人權的概念,促進了民主思想的形成。在社會契約論中可以得知,盧梭提倡社會契約論是基於對人性的不信任,才需要以契約及責任限制人性。

社會契約論所提倡是人應該放棄「天然自由」,從而換取「契約自由」,到底甚麼是「天然自由」呢你天然自由所指的是人「為所慾為」的自由,包括出賣自身自由的權利,在這種狀態下,人的責任及權利都不明確。但當天然自由換成契約自由,就能形成一種社會秩序,清楚劃分每個人的權利及義務,每個人都需要遵守契約的條件或限制,例如尊重社會上每個人的權利及自由,保障每個人的私有產權,公民就能得到平等的契約自由,但人就變得相對不「自由」(其實應該用「放縱」一詞),這就是為何會產生平等的概念。「在契約之下,人人平等」,透過契約限制人性,以達至平等的公民權利及自由。

社會契約是一個保障人的權利及限制人性的規則,這產生另一個問題,到底社會契約要如何產生?社會契約是追求一種共同利益,因為人在自然狀態下,很多事物都沒有保障,如人身安全,私有財產等,社會契約所指的就是一種保障所有人利益及自由的約定,雖然人的行為是服從於契約,只要當人進入社會狀態,人就能有一個平等的基礎來探討何謂公義及道德,而並非只為權貴服務,所以盧梭會認為完美的社會建立人與人之間的契約。

那麼,在社會契約論又如何劃定人與政府的關係呢?盧梭在當時有一個解釋,就是認為「主權在民」,他認為公民是社會的主權者,而主權者與政府中間需要一個代理人,就是議員,而議員並不代表公民,只是公民的代理人,所以代理人是沒有自身的權力,他的權力是來自公民的授權,他亦認為政府不是公民的主人,政府所做的行為只能是遵守當時的社會契約,由此可見,盧梭認為不論是議員還是政府,也不能有潛越公民的權力,他們都只能遵守公民的主權而行,正正是這種思想促使了民主思想及價值的形定。

盧梭提倡人的自由是一種「天賦人權」,這種自由是每個人在社會契約下都應該擁有,而且是每個人的自由都是同等,並不會出現有些人「更有自由」的情況。盧梭在出版社會契約論後流亡到英國,是不是無論在甚麼時代,講真話的人都有高的代價及懲罰呢?社會契約論是現代民主思想的基礎,雖然民主的體制不斷進步,但是人的思想是否真的變得民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