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過去,不論本土派還是泛民主派都各自提出「全民制憲」或「修改基本法」的訴求,當中,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就因曾批評「全民制憲」是「not practical」,在近期卻重提修改基本法有效而受到本土派人士抨擊。到底,在黃之鋒心目中,「修改基本法」是什麼一回事?《聚言時報》這次訪問黃之鋒,了解他心中的想法。

 

為何要修改基本法?

社會上發生的一些民生議題其實涉及的層面很廣,當中最難解決的就是基本法的問題,黃之鋒指以往泛民都有要求以修改基本法去解決「雙非」問題。直至去年五月,他對修改基本法有了新的想法:「若果我們要求有永續自治,即是要用公投去自決香港前途,而唯一的方法就是公投修憲,但我們說公投修憲是相當困難,所以我們可以先行公投處理其他問題。」他指出,現時要爭取的是修改基本法的權力,目的是要解決一些因基本法而產生的問題,例如:單程證審批權、政改爭議、甚至是2047香港前途問題。

 

修改基本法是「Reasonable」

過去泛民政黨都對基本法內部份條文有所不滿,要改那些條文早有共識,黃之鋒話:「我想整個民主派對修改基本法否些條文已經有共識,這些條文要修改我想連湯家驊也會同意,例如透過修改基本法去取消分組點票、議員提出私人修例草案可涉及公共開支等,這些議題在民主派由最溫和到最激進的人士都會同意。民主黨的黨綱內亦有寫明要求修改基本法,不過已經『走數』」

記者追問若依從基本法原先的修改方法,則要通過人大常委的同意,黃之鋒認為「若立法會、特首、港區人大和全國人大都是由普選產生,整個修改基本法的程序其實是『Reasonable』,問題是現在全部都不是由普選產生。我認為要爭取的是一個以公投修改基本法的程序,如果修改基本法的條文不涉及國防和外交,符合港人自治的話,由香港人去決定修改的方法,再由香港人去制訂又有何問題呢?」

坊間都有不少擔心,指修改基本法其實是跟從中共的遊戲規則行事,更是認同人大常委在香港存在權威,黃之鋒認為「目前的政治環境要人大批准修改是沒可能的。其實,我相信所有人都會否定或者不同意現有的修改基本法程序,即使溫和民主派亦不同意,但不同意與「出唔出聲」是兩回事。所以我們要爭取的是香港人用公投去決定修改基本法的程序。」

 

全民制憲不切實際?

黃之鋒在今年三月接受新左派評論訪問時指熱血公民的全民制憲主張是「not practical」,他解釋其言論實為「全民制憲、公投修憲和修改基本法都未成氣候」,所以「not practical」,他續指,本土派與所謂「左膠」提出的修改基本法只是字眼上的不同,他認為在現時香港人根本不理解何謂「全民制憲」。黃之鋒說:「第一:你講修憲和制憲,沒有市民會明白其實是在講修改基本法,很少香港人知道基本法是憲法,根本香港人聽不明你在說什麼。第二:修改基本法的實質訴求是什麼?我並非要否定全民制憲的主張,而是該主張在現時難以操作,『not practical』,你突然間在街上跟市民說要召開修憲會議、要普選修憲委員,以俗語而言就是『你嗡乜春?』,所以我認為你要由一些香港人明白的議題入手,去培養香港人有一個公投自決的意識。」

黃之鋒又指,現時的泛民政黨最大問題是沒有新的論述和目標讓香港市民看到前景,他說:「當其他民主陣營講港獨講城邦,我們認為操作不到,太離地了,但當泛民依靠著民主回歸四隻字「搵食」,全世界甚至是民主黨都會認為「民主回歸」已經玩完,但沒有其他新的論述,而令本土派坐大。 所以我提出要先有公投法,透過公投去處理現有的社會議題,你跟香港人講用公投去處理新界東北撥款,以至全民退休保障等,至少香港人能夠理解當中的意義。」

 

建立公投意識

過去香港試過數次民間公投,但目標都是解決政制上的爭議,黃之鋒認為香港人應先建立公投意識,將一些社會議題讓香港市民公投決定,從而使香港市民明白公投的意義,以至自決的價值。他又認為,現階段雖然可以靠超級區議員辭職以發動變相公投,但他希望的是社會上有一個恆常的制度去處理公投,他亦質疑「超級區議員的存在本身就是有問題,你要激進派到超級區議員投下一票都過不到自己的一關。何況超級區議員選舉中最有機會或者最有利的派別,往往就是最不想或最不支持透過辭職發動變相公投的政黨,因為你想要得到議席,你就要有地區樁腳,而這些有地區樁腳的都是泛民主派中比較保守的一群」。

有了終極目標,黃之鋒認為亦要訂下短、中和長期目標,好讓市民能夠清晰看見局勢的走向,不用一下子就將目標定得「太離地」,他說:「短期目標:實現公投決定社區民生議題;中期目標,以公投修改基本法;長期目標,以公投自決前途,解決香港二零四七問題。現時大家都在講中期目標,討論如何籌備港事會議,但我相信有些本土派支持者都未必了解何謂港事會議,所以應先要知怎樣達到中期目標,整個流程怎樣操作才可一步一步走。」

 

修憲之路 困難重重

過去二十年,香港間中都有泛民政黨提出要「修憲」,但往往都失敗,或者失去蹤影。黃之鋒表示他心目中的公投修憲計劃仍在草擬階段,他希望此事可以打破泛民在政改原地踏步的框框。他又指出現時何俊仁不搞辭職公投去決定政制發展是對的:「泛民的思維仍在政改的框架中,民主回歸已死,亦代表著每五年一次的政改討論是「搵笨」,若公投是要爭取重啟政改,成功之後又再一次重複之前的事,香港人未來三年內不可能發動到像雨傘運動般規模的群眾運動,泛民儲了三十年的民怨就會上次運動中攤牌了,我們有沒有信心可以在未來發動到比雨傘運動更大的群眾運動?」但黃之鋒亦承認在發動大型群眾運動時,有傳統泛民政黨的協助「好過冇」,故他希望「公投修改基本法」能讓泛民更易接受。

黃之鋒續指,不論他提出什麼方式去修改基本法,中央都會立即視之為「港獨」行為,但前期工作例如以公投去決新界東北未來發展,則理論上不會觸動中央神經。至於泛民主派的取態,他認為泛民政黨一早就將「修改基本法」列為政綱,他指泛民若繼續抱著「民主回歸論」,而不走向實行其政綱-「修改基本法」的話,不如「執咗佢」吧。

 

本土泛民 有冇計傾?

熱血公民近年積極推動「全民制憲」,其中黃毓民更曾在立法會提出召開「港事會議」,黃之鋒對當年黃毓民提出的議案表示支持,更話若他當時是立法會議員,他必定支持黃毓民的建議。然而,黃之鋒亦對熱血公民的行動有所質疑:「熱血以至黃毓民講全民制憲都是在這兩三年內的事,說得最多的是要文化建國,我們要承認熱血公民的網上全民制憲系統這兩年內都沒有改動,若果真的有心去推動全民制憲運動,該系統就不會在這兩年內都沒有更新過吧。」黃之鋒又指社會上所謂的「左膠」都有提出過全民制憲的建議:「我知我這句可能令熱血的支持者不喜歡,但現實看熱血的主軸未必是全民制憲,而是文化建國,在制憲框架上例如港事會議之類,其實跟黃浩銘所言的一樣。」他同時又指「不同的政黨當提出了修憲建議,都立即面對二零一三年時熱血公民和黃毓民面對的問題:講召開港事會議是沒有人理你。」

至於泛民,他直言外界一直以為學民與泛民「有計傾」,但事實卻不然。「雨傘運動期間,其實我連湯家驊都未見過,劉慧卿不多於五次,民主黨內見得最多的卻是何俊仁了。而人民力量作為進步民主派但我卻不見他們有參與修憲論述,明明毓民還在之時都有這樣的主張,到現在學生提出時卻默不作聲,起碼「抽下水」,搭單支持都好呀。」

 

修憲?港獨?

過去泛民經常打著「民主萬能論」去吸引市民支持,黃之鋒認為同一套概念亦可應用在公投修憲之上:「大家在講用公投修憲時,根本市民都沒有公投的意識,所以就要靠這些社會運動去連繫公投,以公投決定議案。而在以後我們在講例如新界東北發展之類的問題時,就可以由「普選萬能論」走向「公投萬能論」,時間過久了,就可以令香港人有公投意識,並可以連接到公投修憲。」然而,修憲必然會連上一個議題-港獨,他認為既然是港人自決,港獨自然是其中一個選項:「而既然自決,當中就會有很多個選項供香港人去選擇:港獨、歸英、城邦、一國兩制、白皮書版一國兩制等等。但現在我們是否公投通過歸英就會立即歸英?我只能講現在只可做到創造出自決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