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是全港有史以來最熱的一日。我看見那幾棵百年歷史的細葉榕被砍去時,當時我未曾查看事件經過,已經很火大,原因是,以「怕風災令樹倒下影響安全」為由而砍樹,本來就是一件荒謬絕倫的事。

樹木的枝葉間因為有空隙,氣流會因為經過枝葉之間而減速,這才是樹的用途。所以風災多的地區,都以種植一排甚至幾排樹木去擋風,樹木因為氣流承受不了就倒下的話,就會再在同樣地方種樹。由其在山坡上種植,更可以保障泥土被根抓緊而不至變成泥石流。

香港萬幸,樓是充滿前人智慧鋼筋水泥建的,不是以強國智慧的發泡膠建的,而且香港地形有利加上李氏力場,基本上颱風不會在市區造成很大的破壞。不過香港的屏風樓沒有疏氣的地方,而不是好像樹木一樣枝葉之間有空隙,氣流會被樓宇完全擋去而轉向,風力繼而集中在樓宇之間。所以樹會更易被集中而來的強風吹倒。

那照以上說法,應該樓宇本身才是問題所在,那是不是砍下樓宇?當然這個不行,大家也要住。但現在政府說細葉榕才是禍根,百年樹人,用百年自然地長到這麼高大,護蔭過這麼多人,路政署只花了半小時去通知中西區區議會,什麼都沒討論,什麼都沒商榷,說砍就砍,專家說法砍完再補,先斬後奏,而且顛倒是非,要大家硬啃反智邏輯,不火大就有鬼!怒不可遏,整晚睡不著。

對那幾棵樹幹嘛動怒?因為政府是用同一個pattern對我們嘛,染紅教育說改就改,偷偷摸摸換制度請鬼國教師,黑警先打人,再砌人生豬肉,東北硬通過,政改又想硬通過,鉛水叫你先飲,然後說平均一世計算鉛量不多,無論是遠至政治,近至民生,一律說砍就砍,先斬後奏。好你說人命是賤命,一群港豬不出聲抵死,也罷,大佬你班仆街官員連唔識講野既樹都禁樣對佢地!你班人仲有冇人性架!將來政府隨便告你殺人,要你坐一世花廳,甚至被自殺都可以啦?

提起港豬我更上火。一堆人聞樹被斬後就立即是有悼念的情緒,而不是憤怒,你們是覺得死者已矣,什麼都做不到才會去悼念,就好像悼念一個無罪無過而仙遊的家人朋友一樣,但社會的事,是我們大家自己一手一腳造出來的,這樣都覺得對這件事無能為力?我討厭隨便說人矯情,但這次我真心覺得應該用矯情來形容他們。因為他們覺得悼念完就完事了,以後都不會發生了。

如果不斷以同一個做法去做,希望得到一個不同的結果,這樣是精神分裂。應該憤怒時就悲傷,應該悲傷時就憤怒,這群港豬不懂表達情緒根本去到一個自閉症的程度,自閉症就是認為腦中所見才是真實的世界,而外在世界都不是真實的,所以自閉症的人知道到外在世界的事後,給出自己從腦中的畫面感受到的一個反應出來,而這個反應根本和外在世界發生的事完全沒有關係,他們不是有自閉症是什麼?

港豬真的病得很嚴重,一群「有精神病」的港豬加上一群「冷血」的官商,形成這個連樹都容不下的社會。「仲講環保?仲講民主自由?笑わせるな(咪引我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