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五(8月7日)晚路政署封路斬掉港島般咸道四棵百年古樹,背後的邏輯思維就是專權社會的一套官僚行事方式。今年四月,般咸道曾經塌樹而且擊中一輛途經的私家車,而上星期颱風吹向台灣而不是香港,但是港共政權的官僚竟然利用颱風作為一個藉口,叫民建聯的區議員接受斬樹的決定。把四棵石牆樹斬除後,見市民反應很大,便發聲明再說「石牆裂痕有惡化跡象」,懶理專家的反駁。說到尾,這就是專權政權說了算的行事方式,「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好的與壞的一塊兒弄掉了就算。有大樹有倒塌危險嗎?把全部大樹砍掉,不就是解決了問題?之後再發新聞稿,把斬樹說成「移除有危險大樹」,無線新聞當然是照稿讀字,聽起來便順耳得多,還有什麼好抗議?

高登討論區昨晚一篇題為「路政署斬既唔係樹,而係價值觀」,可說是一針見血。什麼的價值觀?請看看在中國,中共官員要求蟻民削足就履的例子比比皆是:故意打輸哥爾夫球比賽是奸商向貪官行賄的「中國特色」?黨中央便下令關閉全國上百家高爾夫球場;有「暴民」用菜刀傷人?那麼共產黨的官僚就來一個「買菜刀實名制」,在大時大節春秋二祭的重大日子,平民百姓去市場買菜刀要出示身份證和登記地址和買刀用途的幾項資料;Youtube 有宣傳新疆維吾爾人起義的短片?那麼全國都不准上YouTube好了。

在香港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地鐵推行「左行右企」禮貌運動,十分成功,而且三十年來行之有效。如今香港人踏上任何扶手電梯,都懂得站在右手邊,讓出身旁左邊的位置暢通無阻,方便分秒必爭的香港人「行快兩步」。可是,大約四年前左右,由地鐵變成港鐵的車站內,疲勞轟炸式的廣播,重覆又重覆一句兩文三語「握扶手企定定」的聲帶,亦在站內貼出相當多相關的告示,叫乘客不要在扶手電梯上行走。但是四年以來,香港人「依然故我」,照舊在扶手梯上左行右企。很多乘客可能根本不知道,港鐵已經把規矩轉了,因為明明左行右企了三十年,為什麼你要我在扶手梯上「企定定」?港鐵這四年來「動口不動手」,只是「無限 loop」宣傳口號,而不曾出動職員指示乘客不要在扶手梯上行走。其實,港鐵是明知「左行右企」對香港人來說,已經是生活上的常識,但是港鐵的乘客量在繁忙時間已經到了不勝負荷的地步,為免日後有人在扶手電梯出現嚴重意外時,把責任歸疚於港鐵,便推出了這個違反常識、「有理無理,總之唔好喺扶手梯度行」的「一刀切」式宣傳。其實,這只是個「你喺扶手梯出意外唔關我事」的「免責聲明」,港鐵並沒有什麼意思去嚴格執行,而綜觀近日在中國的扶手電梯變殺人電梯的新聞,不得不「稱讚」港鐵高層的「高瞻遠矚」,一早想好了這個「解決辦法」,不像路政署的官僚後知後覺。

今時今日的香港,這些反智的生活點滴的例子,俯拾皆是。專權治下的官僚可以胡作非為,只因大部份香港人不但「討厭政治」,而且連帶對生活上的「小事」「闊佬懶理」,公屋食水含鉛量超標,天大的醜聞,香港人大多數仍然抱着「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心態。幾個月前,銅鑼灣崇光百貨公司向大馬路的一邊,近地鐵站出口的牆邊,有一個小小的位置放了幾支比小孩子還要矮、平常只會用在戲院門外分隔排隊人流的鋁管。幾支鋁管用一條鏈連起來,騰出了一個大概一平方米的空位,鏈上掛了一張中文告示:「天花有倒塌危險,請勿行近」。那個告示放了在那裡足足有兩三個星期。那裡是公眾地方,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天花有倒塌危險可以如此輕描淡寫,放一些沒有用的障礙物和貼一張只有懂得這句中文才看得明白的告示,就算是「解決了問題」,路過的人也好像見怪不怪,如常在這個天花底下一步之遙擦身而過。所以,什麼斬樹塌樹呀、扶手梯殺人呀、鉛水中毒呀,有什麼大不了?香港的天還沒有「塌下來」啊,香港人還是自我感覺十分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