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海灘有師奶穿上「臉堅尼」(Facekini)游水,她對記者表示:「唔舒服架,不過想靚,無辦法啦。」(註1)

這麼嘔心的東西,為什麼會有人認為是美,還夠膽穿上身?色彩俗艷之餘,一塊布剪開幾個洞,只露出眼﹑鼻和嘴唇,有Deep web色情SM電影的感覺,很嚇人,跟藍天、白雲、細沙和海水的自然美毫不相襯。這種視覺暴力,是對其他海灘使用者的精神侵犯。

臉堅尼在鄰國很流行,想不到連香港也一起淪落。一個城市的美術品味,間接反映當地人的精神狀態,所以,從美感的崩壞之中,可以窺見社會價值的墮落。當香港師奶穿臉堅尼,到公園跳大媽舞,看「武媚娘」,你就知道這裡的女性正在畸變為中國大媽,而香港也慢慢大陸化。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她們從小缺乏美感的培養。喜歡看TVB劇集——不論劇本、攝影、燈光、美指和剪接皆強差人意的劣質製作;打開報紙,必先看娛樂版,看看哪個女明星整容、隆胸、跟有錢佬上床;加上跟街坊打麻雀和炒股票的喧嘩聲浪,令她們漸漸失去人類分辨美醜的本能。明明在香港也可以接觸到好東西:只要一轉台,就可以看到英劇美劇;美術館收藏的劉國松、呂壽琨水墨畫;中西區的維多利亞時代建築,但是,師奶就是不會去看。

大家應該好好學習日本人,他們是一個尚美的民族,也懂得顧及自己的形象,不為別人帶來不便。無論在東京,或京都,連老人家的打扮都一絲不苟,男的有三件頭西裝,女的有時會穿和服,加一個小挽袋,一小步一小步地走,而且還有教養。有一次在電車上,看到一位婆婆在看東洲齋寫樂的浮世繪特刊雜誌,那時我很驚訝,原來真的有人會買。

主權移交後,所有事漸漸泛政治化,連食水含鉛、海外三文治變質、砍樹,都有政治考慮,要「顧全大陸」。師奶的頭腦簡單,在97前一直是「被寵壞的小混蛋」,當隔離屋的新移民引入鄰國文化,收錢上街打示威者、唱紅歌、跳大媽舞,潛而默化之下,師奶又跟隨,便由「我唔識政治架」的港豬,變成「大媽化」成為沾染共產品味的港式藍絲婦女。

不過,鄰國女人天生是政治動物,香港師奶跟她們相爭,絕對會輸,而到她們有天醒覺自己的權利財產被一點一滴地奪去,卻已經太遲,畢竟現實生活一點也不像TVB的劇集,奸角會把自己的計劃說出口。

註1: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breaking/20150809/54067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