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蘇迪勒日前橫掃台灣,寶島各地受災嚴重,然而位於台北市南京龍江路口附近的兩支郵筒被掉落的招牌砸歪後,其趣怪的造型火速吸引大批民眾前往「獵奇」參觀,更被當地網民譽為史上「最萌郵筒」。

對於這兩個已損壞的郵筒如何處置,台灣中華郵政當局給出的答案居然是不扶正、不拆除,原址永久保留,當局甚至表示不排除日後會為兩個「歪頭萌」郵筒發行紀念郵票或信封。

郵筒因風災受損,理論上確會存在倒塌砸傷砸死途人的危險,但台灣的政府部門(中華郵政是台灣政府全資擁有的國營企業)不像港共政權的路政署那樣,把郵筒像般咸道上的五棵石牆老樹那樣斬盡殺絕,而是迎合眾好,順乎民意,果斷宣布完整保留兩個由「蘇迪勒」的鬼斧神工塑造出來的「萌歪」郵筒。這個決策民主之餘,又不乏幽默感和藝術眼光,而且也能為郵政局帶來一筆可觀的經濟收益(出售紀念郵票、信封賺錢)。

台灣近來雖然發生了教育部強推新課綱,年青學生林冠華為表抗議壯烈殉死的悲劇。但總體來講,台灣經過多年發展,民主已經成為了台灣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這是不可動搖的現實。在自由、開明的社會氣氛下,台灣即便是死板的官僚機構也能有這樣的幽默感和藝術眼光,一點也不足為奇。

其實這種幽默香港原本也有,在英治時代,市政局能夠容忍曾灶財到處塗鴉「宣示主權」,漸漸地讓「九龍皇帝」的御書墨寶成為本土街頭的一大搶眼icon,外國媒體爭相獵奇報導,甚至在蘇富比拍賣中也創出50萬元高價的成交記錄。然而香港97淪陷後,廢除了民選市政局,代之食環署的港共政權,不斷偷偷摸摸地剷除、塗抹皇帝陛下的御書,現在除了九龍天星碼頭一柱上的御書被象徵性地保留下來後,其他的墨跡都幾乎消失殆盡了。

年青女子在遊行被屈「以胸襲警」竟然罪成判坐三個半月監,四眼哥哥在綠公仔亮起過個馬路可以被屈「阻差辦公」,要審前拘留半個月的恐怖氣氛下,香港人被迫屈從港共傀儡政權的高壓極權統治,幽默感、審美觀都在一點一滴地流失殆盡。我們今天非但不能有台灣人「歪頭萌」郵筒的情趣、舊日英治時期九龍皇帝的霸氣,相反,我們看到的是「大媽」菜街群魔亂舞(有警察義務睇場)、「私煙」掣劍戰區選(赤裸裸的暴力政治)、般咸道石牆古樹斬盡殺絕、普羅市民飲水思「鉛」……

討厭政治的香港人自甘墮落致使今日香港糜爛至此,也只能說是求仁得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