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般咸道塌樹傷人,相信大家還有印像。沒想到鉛水事件一直推卸責任,到最近才願意更換水管的政府卻在星期五晚就進行砍樹行動,而事前僅通知中西區區議會。從小我們都知道植物也是有生命的,但路政署卻不去加固石牆,反而直接砍掉四棵根本沒有問題的樹。他們的理由是有機會危及市民安全,但為何不先設法去保護人樹兩者的安全?樹木也是有生命的。

在香港這個石屎森林當中,樹木算是我們最常接觸到的大自然產物。筆者窗外有一株木棉,看著春天木棉開花,樹枝生在伸手可及之處,也是一件樂事。政府經常說保護環境,但他們的行動卻背道而馳,除了在古樹名冊榜上有名的樹木會受重視外,其他就一文不值。般咸道的石牆樹存在多年,只因一次意外就要全數砍掉,卻不嘗試加強石牆結構,筆者怎樣也想不透。當全世界都強調要綠化城市,香港對樹木仍然毫不重視,實在不是一個先進城市該做的事。

有一說法為石牆出現裂縫,但有居民卻表示裂縫並非新出現的。而且在西營盤通車不久就發生這點事故,為什麼政府就沒有從這個方面著手調查?在發展的同時理應全力保留當地的自然環境而非只會移除,奈何港府一直都不明白這個道理。有時候不只能單單講經濟價值,就算不是古木也好,人類不也應該要尊重樹木嗎?在樹幹上刻字,大家都知道是不要得的行為,但為何把整棵健康的樹砍掉在政府眼中卻是如此等閒?

我一直以為身為香港人已經可憐,不單止要面對只顧新移民的政府和高得嚇人的消費與樓價,還是全世界工作時數最高的地區之一。不料香港的樹木處境更差,隨時就會被人就這樣砍掉。健吾說來生要做日本人,依我說就算當不成日本人也好,最基本也千萬別當香港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