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從來,我們都活在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飼養活家禽隨時爆發禽流感,於是政府對數以十萬計的雞隻進行大屠殺。當大樹有倒塌並壓傷途人的危險,一律被斬。人類是皇者,只要任何一種生物對他們的生命受到威脅,這些沒有反抗能力的弱者,都格殺勿論,以保住世上最神聖的物種──人類。

經過無數次風吹雨打,各棵大樹倒塌,甚至釀成有人被壓死的慘劇以後,香港政府開始執起屠刀,「見棵樹好似就瞓低即斬」。也許有些人認為,他們辦事效率真高,維護廣大市民的性命安全,避免一切意外發生。事實上,他們所作所為的背後理由,不過是害怕被問責,先「斬立決」則無人傷亡。他們不用承擔責任,因為意外沒有發生的話,根本沒有責任可言。

結果,西區般咸道一堵石牆的四棵細葉榕,即使樹木專家小組表示對公眾未構成即時危險,也難逃被政府不合理地斬首的命運,剩下樹根連儂牆。

人是生命,樹木亦然,看似保護了人命,卻毀掉了四條同樣活生生的生命。對於該區居民而言,四棵古樹正是他們的集體回憶,如李逸朗主唱的《榕樹》一般陪伴成長,也難怪他們在石牆上掛滿氣球、貼滿紙條悼念四棵年老的細葉榕。

然而,是時候向前走了,此刻成功讓社會關注事件已經足夠。別忘了,香港還有千千萬萬棵樹存在。不是說這四棵細葉榕只佔全城樹木幾百萬分之一而不值得我們傷感和悼念,而是尚有無數健全的樹木需要我們珍惜和保育,不能再容許同樣的事情發生。

這並非第一宗政府胡亂斬樹的罪行,社會批評其打理樹木手法、促請訂立樹木法也不是昨天的事,可是壓力還未夠大。的確,香港近年接二連三地發生各種荒謬的事件,從「一男子」拒絕發牌,到黑警及「胸襲」判決,我們要留住曾經熟悉的香港,不論在大小事務、人抑或是動植物,都必須一邊保重身體一邊上心。

要是我們只懂得懷緬過去,到下一棵大樹被謀殺了,我們又重蹈覆轍地一味悼念嗎?從前出現錯誤了,香港人會「事後孔明」的修補,似乎很晚卻未算遲,如今事情發生了,香港人千萬別倒退為只會被嘲笑的港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