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總有這樣的一個朋友,買雪糕時說不買,轉頭就啃掉你的半杯;去麥當奴時說減肥,一坐下就拼命拿你的薯條吃;天時暑熱時說怕甜東西,最後一口喝掉你大半瓶可樂。永遠有一種人,對於「一口」的定義就是與你的不一樣,其實他/她人不貪心,只是抵不住你手上的好東西的誘惑,而且隔離飯香,偏偏搶你的才最好吃。

因為熟稔,雙方才不多計較誰佔了誰的便宜;也因為熟稔,不小心佔了便宜後自會用失笑作賠禮。「Sorry囉!我口大嘛。」「Sor,下次我請!」「你都怕肥啦我咪勉為其難幫你食少少囉。」是這種分享和不要臉,才讓我們一群囉哩叭嗦亂盧胡套的屁孩由小並行到大,嘻嘻哈哈過好人生那段最無憂的年華。明明不是超愛吃,偏偏只要有人打開媽咪麵就會像大海中央出現鮮血泉湧之境,惹來一群大白鯊紛紛圍圈伸手討點碎麵條,拿太多就拿包牛肉片來補償一下。

太習慣了,長大後希望新認識的朋友不要介意我的失態,因為我就是這樣在朋友堆中胡混亂吃地長過來,因為當你是最好的朋友,才知道你不在乎,大不了你再買一杯,我都會再吃你一大口的。哪能想那麼多,我知道身邊的你會跟我同行到底就好了。大了,老了,不似小時候隨便講絕交,因為深深體驗過經營一段友誼需要多少運氣和努力,就不會輕易放手。你的煩,你的髒,你的貪,我通通包容,因為你何嘗不是包容了我多少刺人的菱角呢。

少聯絡了,不會共吃軟雪糕,也不吃媽咪麵,但只要你還記得我,我希望有天說請你吃飯,你還會厚著臉皮選一家貴價的餐廳,當你看我面有難色時,也就大大咧咧大聲說:「挑!下餐我找數!」

這默契,這奇怪的歡快,都是情誼。謝謝這些不要臉的你們,在我成長過程中陪我走過路,貪過我的雲呢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