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牆樹被砍,港豬前往憑吊,掛上汽球和標語,登時充滿了歡樂氣氛,對,「快樂抗爭」又來了。

本來正事是追究決定砍樹者的責任,逼當局檢討僵化機制,現在變成了「石牆樹追思大會」,而去掛氣球影合照的人,自然是「治喪委員會」,將一個命案現場變成了嘉年華場地,沒有了「金鐘村」?不怕,新景點出現了。

「治喪委員會」抗爭文化根深蒂固,自六四晚會而起,年年點燭光,或者Fing電話唱歌;港視發牌集會,Fing電話唱歌;雨傘革命,Fing電話唱歌;東北發展議題佔領立法會,這次不Fing電話唱歌了,我們來個大合照。

每次走出來我們不是去Fight Back一些東西,而是出來哀悼,唱驪歌,哭哭啼啼一番,將一件又一件的社會不公入土為安,然後我們像出席完喪禮,盡了義,只差沒有領取吉儀,花了錢吃了糖才回家。

或者就是因為沒有領取吉儀,沒有花了那一元,吃了那顆糖果,所以我們才會霉氣如此,一日比一日犬儒愚昧,每一次都覺得「這次如此離譜,該觸及到人民底線了嗎?」然後又每一次證明我們的底線可以越來越低。

這個社會已經淪落到飲鉛水損害身體都不以為然的時候了,真的有人會以為砍了幾棵樹就會有人憤怒?Who Fucking Cares?我們最喜歡的不是求生,而是治喪,把棺材準備好吧,總有一日我們就要治自己的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