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逛網頁的時候,在日本YAHOO有網友請教戰國的名將與列傳問題,而有回覆節錄是這樣的:「何せ記録があまりない時代ですので、超一流以外は立伝されなかったのでしょう。斉の匡章も名将っちゃ名将ですね。」(大概意思是在那個年代除了最一流的武將才會立傳記記錄,而齊國的匡章也是名將,如果解釋錯誤請見諒。)如果對歷史探究興趣不大,大概也不會認識匡章是誰,記錄他的資料不多外,也甚少有後世人的評價加持谷人氣。

漢末有一個人自比管仲、樂毅,間接令樂毅的名氣歷久不衰。南梁朝周興嗣的《千字文》當中一句「起翦頗牧,用軍最精。宣威沙漠,馳譽丹青」,就令這四個人被評為戰國四大名將,當中廉頗論戰績最多只能說中上(男神)而已。明朝劉三吾在《湘南雜詠》的一句「朝野猶誇紙上兵」,趙括的終身編號就變成「紙上談兵」。在這裡我要為趙括平反幾句,他在斷糧情況下被秦軍傾國之兵包圍達四十六天,但軍隊士氣仍在沒有潰散,還能組織多次突擊,最終趙括陣亡趙軍覆滅,而秦國也損耗一半人員。相比起明朝洪承疇在松山之戰,明軍一樣被後金包圍,糧食尚餘三天,但還沒突圍就軍隊爭奪潰逃,洪承疇最終還向後金投降,假如趙括也算「紙上談兵」,而洪承疇就是「家駒千里,國石萬鈞」,這是甚麼標準,公平嗎?

齊國匡章事跡,主要記載見於《戰國策》的《秦假道韓魏以攻齊》、《呂氏春秋》及《孟子》等等,個人品德不管是孟子或齊王都推崇備至,基本上既忠且孝。再看一下戰功甚至應只排在吳起、白起二人之後。齊威王末年韓、魏二國屈服於商鞅變法後的秦國,秦國借韓、魏之道遠征齊國,齊國起用匡章為將禦敵,最終擊敗秦軍於桑丘,秦以「西藩之臣」的身份前去齊國請和謝罪。

齊宣王六年,匡章率齊國五都之兵征伐燕國,五十天內滅燕國,然而齊王下令齊軍在燕殺其父兄,累其子弟,毀其宗廟,遷其重器,導致在燕國的統治不穩定,後趙國易河東之地於齊,令楚國更加不滿滅燕的齊國,意欲組織第一次反齊同盟,匡章遂率主力回齊國戒備,導致後來燕國能夠復國。最初齊楚宋三國本是聯盟對抗秦韓魏三國,齊宋二國聯軍由匡章帶領進攻魏國,而楚國則牽制秦軍於丹陽。因為先前楚國已懼怕齊國強大,加上又輕易被秦打敗,秦透過外交手段策反楚國,反而命景翠率楚軍駐于齊楚邊境,宋國中途也倒向秦國一方,令齊軍被孤立起來,最終匡章被秦軍打敗,即是濮水之役,也是他唯一一次敗績。

十年後楚秦兩國關係惡化,齊國再次起用匡章率齊、魏、韓三國聯軍伐楚,兩軍對峙於沘水兩岸,由於楚國也是盡起傾國之兵,匡章遂等待致勝的機會,雙方對陣達半年。其間齊宣王病死,齊閔王繼位,齊閔王是一位性急子,他不斷催促匡章速戰速決,然而匡章拒絕:「殺之免之,殘其家,王能得此於臣。不可以戰而戰,可以戰而不戰,王不能得此於臣。」(簡單點就是打仗既野齊閔王你識條鐵咩)最終齊軍大破楚軍,楚國喪失不少富庶領土。

周赧王十七年,即齊楚戰爭三年後,齊國再任命匡章為帥,率齊、韓、魏三國聯軍伐秦國兵至函谷關,這段時間牢牢包圍著秦軍要塞,也一邊從外交上孤立秦軍,後來趙、宋兩國都加入伐秦聯軍,匡章率聯軍攻入函谷關,這是唯一一次在商鞅變法後,六國最可能滅秦機會,然而孟嘗君聽韓慶之言接受秦國的割地請和。在齊國退出秦境後,匡章率齊軍再次伐燕,戰於桓之曲,燕不勝,覆三軍,獲二將(六字據《戰國策.燕策一》),十萬之眾盡(據《戰國策.齊策五》)。權之戰,燕再戰不勝,趙出兵救燕(據《戰國策.燕策一》)。

伐燕後匡章就退下來,需要知道戰國軍隊趙齊雖強但亞於魏武卒,魏武卒又不如商鞅變法後的秦銳士然而他仕齊時破楚、兩敗秦、滅燕的功績絕對不亞於「起翦頗牧」任何一人,對得起名將的評價。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