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般咸道旁的老樹被斬下了,令到不少香港人都感到嘩然和婉惜。而在同時期,台灣被強颱風「蘇迪」橫掃,當中令到兩個郵筒被吹歪,但台灣當局沒有像香港一樣將它們「清除」,而是將它成為又一旅遊景點,對比香港起來,手法高下立見,而且是相當諷刺。為甚麼說是諷刺?因為這些老樹即使被斬了,但都和台灣的兩個郵筒一樣,成為了一個旅遊景點,一個為悼念的旅遊景點。

香港人就是這麼有趣的,喜歡著為甚麼事物都悼悠一番,又「雨傘運動」半週年一週年,現在就是聯群結隊來到般咸道,去為這些被斬下的老樹悼念。你說每個人都真的是感到傷感嗎?不認為。但為何都有這麼多人前來?因為是要用來告訴人的,說出他正在「見證」這段歷史。

平常看見某些事物依然存在,就不而為然,其實是很正常的。當失去了,就不知哪來的情感,去說甚麼「我細細個就睇到大」,以集體回憶去包裝,不停的拍照掛氣球,做盡一切都是想告訴人知道,他是這段歷史的見證人,在現場上目擊到很多很多的事情,成為了週末的一項重要活動。

未命名

然後更會去成立專頁說這個地方是民主牆,有甚麼因素是涉及到「民主」?不知道,總之就是關事。他們就像每年七一遊行都會無目的地前來,在雨傘革命時因為想睡覺而叫人不要衝的人一樣,他們來到現場時,不是想去「參與」的,而只是想來「見證」的。掛著「民主」旗號,前來消費「民主」,想得到一個生活體驗,為週末增添一點色彩。

當然,我不會說所有前來者,都是以這種心態去作事,適量的悼念也是無所謂的。而當一件事物不知因由地被掛上了「民主」旗號,或做了其它令人費解的事,將整個事情演化為「膠」的層次,是要令人提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