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政署前晚突然砍掉位於西區般咸道的4棵百年石牆細葉榕,一夜間引起全城嘩然。事源於7月尾半山般咸道石牆有大樹倒塌,令一名途人和一名報販受傷,而倒塌的大樹,正正種於聖士提反里的石牆。政府部門難得如此高效,本是好事。但他們砍掉的,卻是迄立中西區的百年老樹。

本來地區民生事一向是保皇區議員說到老掉牙的區議員口號,但在此事發生後,傳媒狂追亂打聲稱獨立的區議員陳捷貴時,他竟然指因為事實是遠離本港的颱風蘇迪羅「逼近本港」,逼於無奈才要求路政署「採取緊急行動」。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補充將會「向當局爭取在石牆豎立傳意板,簡介數棵古樹。」

政府部門本應該已保護本港環境為目標。當然,砍掉所有樹木必然是解決方法的一種。難道有交通意外就禁止車輛行駛,有航空意外就禁止飛機升降?政府經常口口聲聲會致力保育,但又砍掉古樹以解決問題,難道這不是自打嘴巴?

筆者不從技術角度去分析,但至少可以肯定,路政署一定可以有更好的方法去處理,但到今天卻懶得人腦思考,腦內只剩下砍樹一途,官僚與粗糙行政可見一斑。據明報報導,港大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指不少被斬樹頭外觀健康,無明顯腐爛迹象。他質疑政府指石牆裂縫擴闊,其實並非護土牆裂縫擴闊,而是聖士提反里的石圍牆有裂痕。他批評其中一棵被斬的樹離當局所指裂痕上百米,質疑當局是「順便心態」、「想誅九族」,非科學決策,影響政府若多人如此做事,則香港當災。至於石牆樹有否機會重生,他則指被斬的樹樹頭或生出細苗,但不會穩固,就算悉心照顧,也未必會復元,復元也是七八十年後的事。

如此頑強的石牆樹,陪伴多少港人在中西區迄立不倒多年,捱過二戰的槍炮,香港亦早已由小城進步成今天的國際大都會。百年的風涼煎熬也打不倒「它們」,今天卻死在這群該死的官員和制度。這個人治的社會,別說守不住甚麼核心價值,甚麼司法制度,我們最後,連一棵百年老樹也守護不到。

補充一下,陳捷貴由1991年開始當選當區區議員,及後屢次自動當選,近一屆區議會已1639票差距大勝社民連對手,。總有一些反智盲目的香港人,全靠你,香港才得以滅亡。港人選出如此代議士,不怨己,還怨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