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咩人會守護一個地方呢?

最起碼係依班鐘意依個地方,對依個地方有歸屬感,否則的話,一個抱住過客心態嘅人,會覺得嗰個地方無咗咪去第二度囉。

有咩野會令人對一個地方有歸屬感呢?其中一樣重要因素就係當地文化,例如食物,地標,當地語言嘅歌/電影、甚至係當地嘅都市傳說。有啲人去完外地一段時間,返嚟香港就點都會都要整碗魚蛋粉解鄉愁。

不過有香港特色嘅文化近年開始被逐漸淡化,最近有唔少人都為森美個招牌被移走而覺得可惜。

有香港獨色嘅街邊檔就因為食環趕盡殺絕而幾乎絕迹,另外一樣極富香港特色嘅大排檔,亦會因為無得續牌而逐漸消失,港色美食例如地道魚蛋粉就因為租金或者食才愈來愈貴而愈執愈多,又或者將貨就價,再唔係就要係商場度食50蚊碗雲吞麵,風味不再。

你話咁係社會發展咩?依啲大排檔、小販檔其實可以提供到底門檻楷梯俾人向上流,做咩政府係都要趕絕呢?政府咁做根本就係攞走緊我地嘅歸屬感。

至於香港流行曲就因為無咩人買碟或者其他原因而走下波,甚至可以話走向式微。

香港電影就更加大鑊,因為 CEPA,啲投資者個個走去投資合拍片,攪到無人拍港產片,當年拍出經典港產片嘅電影人,好似張之亮、阮世生都要北上搵食,就連陳果都話要係北京住幾年等自己同大陸接地氣拍合拍片,再咁落去港產片真係會玩完,其實我有個諗法,就係啲導演可以試下好似 iron sky 咁係網上集資開戲架,投資者未必咁快賺到錢嘅,不過起碼俾機會人殺條血路出嚟先喇,依家成個暑假檔期得一套港產片,下次“香港“金像獎又分分鐘攪到變咗合拍片金像獎喇。

最近甚至出現劣質文化入侵,例如大媽跳老舞,有人周街放飛劍,香港文化係經歷過進化,依家就俾人拖緊向後。

另一樣更危險就係語言入侵,啲友仔乜野都叫“打造“,敗家仔二世祖被美化做富二代,問題唔只係用詞會變得貧貶,一個地區方言係一個地方嘅獨特文化,你有無見過其他地方叫曱甴做"小強"呀?所以我地真係要講返香港廣東話呀,多口講多句,希特拉話“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