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本文為粵譯公禱書第二版引言(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1eSvyEro7Z-ZXhBZDhkQy00OVE/view?usp=sharing

奉聖父、聖子、聖靈之名。阿們 。

1549年,係英國宗教改革期間,坎特伯雷大主教聖克蘭麥(Thomas Cranmer)鑒於當時天主教嘅彌撒經同日課經全部都係用拉丁文寫嘅,於是就編成咗一本用英文寫,集禱課、聖餐同其他聖禮禮文於一身嘅《公禱書》,之後係1552同1559再作修改。詩篇119:164話「我因你公義嘅典章、一天七次讚美你。」而《公禱書》就自猶太教流傳落嚟,天主教修道院每日七次拜禱精簡為每日三次。現行香港聖公會採用嘅公禱書係基於1662年版本。但到咗十九世紀禮儀復興之後,1662《公禱書》嘅禮文已經唔夠用,所以各地聖公會都各自大幅修改《公禱書》,例如美國聖公會,或者出本新嘅禮文書。公禱書出現嘅原因,除咗因為英格蘭宗教改革之外,其中一個原因就係要用返母語去書寫同誦讀禮文,將禮儀本土化同生活化,令大家可以理解禮文之餘有一仲親切感。既然係香港大家係講廣東話為主,咁點解唔用粵文寫禮大,等禮儀可以融入生活當中?

拜禱,拉丁文叫Oratio,本解作演講。既然係要講出嚟,咁係香港當然係應該用粵語啦。但係篇篇咁多年以嚟公禱書都係用半文言半白話嘅書面語寫嘅,而依家香港聖公會用嘅《日常禮讚》同《聖餐崇拜禮文第二式》等代替禮文,全部都係用書面語白話文寫。唔通你講廣東話果陣會講白話文架?有好多無恥之徒會眨低粵文,話咩粵語粗鄙,不得入文,禮儀要用書面語。我已經係舊文章<聖道之於我言>(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4/09/68771 )狠批過。「母語建構左我地嘅概念框架,限制左我地嘅思考。我地講廣東話大嘅,就一定係用廣東話諗野,依個係事實,無得改。如果禮儀係要將無形嘅聖道以有形嘅儀文表達出尼,而依種儀文又唔係用我地嘅母語寫成,而係用一啲第二語言寫成,咁樣我地對成個聖道嘅理解就會好間接。」「禮儀既然只係信仰嘅表達形式,而表達嘅對象係我地,點解唔用返我地嘅語言呢?就算我地識拉丁文,識書面語嘅「中文」都好,既然我地要將外在嘅禮儀重新內化為信仰意義,而做到教化嘅目的,就好應該直接用番我地嘅語言,儘可能減少要「翻譯」嘅元素,等每一個人可以更加聚焦返係點樣詮釋啲符號本身。

好多係聖堂做到侍從或輔祭(altar servers)太耐嘅人,成日只係重視儀式嘅支節,好似香爐應該點樣揈,行路點行,聖爵聖體盤等聖祭禮具擺放次序等等,或者佢哋可能自己係聖祭禮儀當中都好投入,但就好少反思點樣令會眾同樣投入禮儀生活。我講嘅,唔係點樣投入一個星期一次嘅「禮拜」、「崇拜」,而係講緊點樣投入「禮儀生活」。早禱、晚禱、夜禱其實唔一定要係聖堂舉行,係屋企裡面自己一樣可以舉行,將禮儀帶入生活,自行祈禱。詩

《禮記》<禮器>話「忠信,禮之本也;義理,禮之文也。無本不正,無文不行。」基督宗教嘅禮儀其實類似。慈母教會禮儀之本,在乎愛上主、愛世人,有四個重要目的:(1)表達複雜嘅宗教情感,當中以表達對上主及世人嘅愛為最重要;(2) 教化信徒,透過聖樂、禮文、儀節去認識教理、聖道裡面嘅意義同價值,例如劃十字聖號就係不斷重新三位一體嘅信仰以及基督為我哋受難於十字架;(3)以一種既定形式去表達教理同情感,潛移默化將信仰成為生活一部分,可以用身體去感受。特別係劃十字聖號、獻香、跪禱、領聖體寶血,就係用緊既定嘅方式去表達同感受宗教情感。公禱書晚禱嘅禮文程序就係一種固定形式:

1. 進堂詩
2. 認罪文
3. 赦罪文
4. 主禱文
5. 始禮啟應
6. 第一次經課
7. 尊主頌
8. 第二次經課
9. 西面頌
10. 使徒信經
11. 晚禱啟應
1. 問安
2. 憐憫頌
3. 主禱文
4. 啟應詠
5. 當日祝文
6. 求安祝文
7. 求恩祝文
12. 代求禱告
13. 講道
14. 奉獻詩
15. 祝福
16. 退堂詩

(4)最重要嘅就係形造一個上主臨格嘅時空,令信徒感受到上主嘅降臨。第三點其實係最重要,但往往係最難做,而且好多牧區往往因為行禮如儀而唔記得咗,只係當成係習慣,而唔知自己係習慣緊啲咩。習慣每主日去領聖餐唔係投入禮儀生活。禮儀生活係將禮儀由聖堂帶入生活裡面,除左聖餐之外仲有早禱、晚禱、夜禱依啲自初期教會使徒甚至猶太教傳統流落嚟嘅固定祈禱禮儀,令自己嘅宗教情感得到合理表達,可以恆常領受上主臨格嘅經歐,同埋不斷認識教理同聖道,不斷自我反省、操練。

2014年4月5日我寫成咗粵譯公禱書三大禱課第一版(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1eSvyEro7Z-b3dLTGw0STdaV00/view?usp=sharing ),但內文有粵字用字不當,而且唔通順,舊調亦唔係太理想,所以今次重譯,統一用字之餘,亦都加入新寫嘅禱文同埋新作嘅聖頌。音樂風格方面,依次我大膽重新作曲,採用拜占庭聖詠同斯拉夫調風格,去形造強烈嘅抒情氣氛,以配合粵韻同埋《公禱書》禱課嘅內文。

禮儀唔係以令會眾「舒服」、「好high」為目的。所以靈恩派係異端,因為佢哋利用嘈吵嘅聲音(佢哋認為係音樂)同埋種種聲稱係聖靈充滿嘅神蹟,係崇拜當中誇耀自己有咩恩賜。點樣屬靈,例如暈低、講天使方言、大聲祈禱、手震腳震。佢哋雜亂無章嘅「聚會」,以隨意表達自己感情同追求自己想要嘅感情為中心,結果就係無咗固定嘅形式去控制宗教情感表達,造成情感混亂,而且無法價值同意義係禮儀當中教化信徒,將崇拜降級成一個追求感情起伏嘅演唱會。

要建構禮儀,有三個工具:文、儀、樂。文,就係禮文,包括禱文,亦包括經課,係可以學。每主日崇拜嘅經文,甚至每日靈修嘅經文,都唔係好似福音派果啲人按自己喜好隨便斷章取義,而係要根據大公教會跨宗派使用嘅《通用經課表》,睇返當日指定嘅幾篇經文,去學習同反思特定嘅議題。點樣將抽象嘅反省結合現世當下處境就係每個信徒嘅功課。拜禱亦都唔係好似福音派果啲人隨口講,考急才,而係要根據既定格式或者借用歷代教會留落嚟嘅禱文,去學習點樣先求上主嘅國同佢嘅義。當你晚晚掌握咗拜禱嘅方式同埋真諦,你就識得自己寫禱文或者開口祈禱,質素絕對會比果啲隨口噏嘅福音派好好多。儀,就係儀式,係使用禮文書果陣嘅方式,係要親身經驗,自己做一次嘅。你要親身用身體五官去感受,去聞乳香嘅香氣,去望聖壇上成個禮儀嘅運作,去同身邊嘅人握手問安,去開口祈禱同埋食埋聖體飲埋寶血,去感受上主嘅臨格。樂,就係聖樂,而非音樂表演。唱嘅係聖詩,但聖詩唔係禮儀嘅核心,而係輔助我哋投入禮儀,以經歷上主嘅臨格。泰澤短頌同埋正教會嘅斯拉夫調聖樂係依方面就有非常強大嘅威力,大齋期到聖週就因為悔罪同埋紀念基督受難而憂心忡忡,復活節就因為基督復活而喜氣洋洋(聖誕節就係因為道成肉身),將臨期其實係最複雜,因為要表達係黑暗中常存盼望嘅氣氛同訊息。

侍從做嘅其實係「儀」嘅部分,詩班做嘅就係「樂」嘅部分,而「文」嘅部分教友似乎認定係只有牧師或者神父先可以有資格寫。我絕對唔認同。第一,香港教會有幾本土大家有眼睇,我就對於果班死都要寫書面語嘅牧師無咩期望,唔會幻想佢哋自己會寫到一本粵譯公禱書出嚟。第二,禮儀其實係大家都有份嘅,固然教會係崇拜所用嘅禮文要統一,要由教會制定,但係信徒自己平時用咩禮文,係信徒嘅自由。一個人係禮儀生活浸淫得耐,掌握咗禮儀嘅精神,自然就識得寫禱文,甚至有能力修改禱文作自己使用。第三,依家香港當前面對嚴重問題,就係書面語嘅各種禮文書「離地」,無法幫助信眾投入禮儀生活,我依家編寫《粵譯公禱書》就係想改變依個現狀,亦希望後繼有人。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起初這樣,現在這樣,以後也這樣,永無窮盡,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