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有五名中國教師到英國教書一個月以作交流,結果中國的老師批評英國學生上課的態度太差,一點都沒規矩。中國的教師認為:上課就是由老師講課,學生專心抄寫,不應該有半點自由去做你想做的事。而對英國學生來說,這方法當然都是不太習慣,他們覺得,這樣根本就是軍訓,結果兩個文化不同的交流,最後以失敗告終。從這件事,不難看出為何即使中國努力提升自己形像,國民水平低下的問題還是改善不了。

外國教育普遍歡迎學生發問,因為學生把自己不明白或不同意的觀點說出來,老師才可以針對問題回答。但中國的老師明顯不喜歡這一套:他們認為自己就是正確,依書直說,你永遠不能質疑。因此,他們對學生發問感到反感,認為這會影響到他們的權威。當外國學生可以從發問,獲得更多課本以外的知識,甚至激發起他們在課外時間自行尋找更多相關資料時,中國學生除了背書應付考試就什麼都不會。他們的好奇心並沒有被激發出來,就算有,都很快被中國教師扼殺掉。結果即使考試成績很好,但除了課本的知識,他們就不太懂得以外的事。

每個學生的資質不同,有人只要上課留心聽畢老師講解就可以理解當中內容、有人喜歡私下再找老師去問不明白的地方、有些要老師特別跟他私下補習才可以跟上進度。但在中國的教育制度,除了第一種學生之外,其他的都沒有跟上進度的機會。中國老師只會集中培育最優質的學生,其他的可以說是棄之不顧——這有點像《戰狼300》中斯巴達的生存方式。因為在中國,只有成功與失敗,沒有中間,老師不明白,不同的學生,各有不同適合他們的學習方法,所以每年中國除了最頂尖的一群有機會可以出人頭地,其他都很難可以改善自己與家人的生活。由萬世師表所提出的「有教無類」,恐怕現在在中國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雖然現在的中國國力看似不斷提升,人才也好像源源不絕,但這全賴中國有著龐大人口,才令中國教育的缺點變得不太顯眼。香港的教育有點在中、英兩國之間:中小學的填鴨式教育跟中國非常相似,但幸好老師們大多樂意接受學生提問,亦樂意在課後花時間去幫助成績較差的學生;而大學教育則跟英國較為接近,這全賴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所賜。看看現在中、英兩國的文化差距與學生水平,不難發現只有激發學生的好奇心與求學興趣才可以提升整體教育水平,像中國式的教育,只能生產出一批又一批不敢質疑與奴性過重的成品。當然,這或許正正是中共,甚至現在的香港政府所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