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反課綱行動宣布結束了,很多香港人在網上都傳來一遍嘩然,說很像香港的情況,感嘆「階段性勝利」的精神終於抵達台灣了。無論台灣的社運是成功還是失敗,香港最多都只是可稍作提醒,很多時想幫忙都是幫不了。但這次反課綱有人死了,以自己生命去驅動人群。可惜的是,最後都是結束了,暫時還沒有高官下台,課綱也是會推行的(儘管台北柯文哲說繼續用舊的)。林冠華犧牲自己是值得嗎?我不知道,但依然是令人婉惜。

香港每日都是發生很多事的,本是被警察非禮的,反而被告以胸襲警,判下三個多月,成為了國際笑話。儘管這些事變為了國際間的笑話,都只是外國人對香港的新觀感,不能夠幫無甚麼忙。昨天,四眼哥哥也因為阻差罪成,但不准保釋還柙14日候判。儘管這些事都令很多人感到憤怒,不過都顯得無能為力。

面對司法制度的淪亡、黑警瘋狂打人拉人、學位都被很多中國人奪去,各行業都式微了。種種情況都令我們覺得,神捨棄了這片土地,甚至站在敵人的一方。在這個時代,香港人沒有甚麼勢力會去幫助他,就像是一群生存只為了等待死亡的人。一切都開始變得只希望「自求多福」,只要有機會,都想離開這個鬼地方。

每個地方的人,最終都是只能自救,別奢望其它國家的人會前來救駕,因為很多情況下他們都只能當觀眾。每個地方衰落都會有其原因,就是香港人從來都想被救贖,認為在國際間,一定會有人憐憫你。但為何要去憐憫你?一切都不是道德問題,只關乎「利益」兩字。香港自主權移交以來,不斷被中共消亡其內在價值,對外國而言,香港愈來愈不值錢了。而當香港變得一文不值的時候,國際就不會再去關注任何事,到時是生是死都不會有人知。

香港人自雨傘革命,決心是增大了,但還是不夠,內神還是想有神明去打救。不要再認為自己會被救贖,不要再認為自己被神眷戀著。因為諸神早已離棄了香港,但祂們走了就表示香港會滅亡嗎?不是,香港人要重現一份獸性,就像《大時代》的方展博一樣,明白到要以必死決心去炒股,才可賺到首個一百萬。諸神都站在敵人那方嗎?不怕,就對諸神都盡情咒詛吧。如果世界都想你死,你就要死嗎?只要你還有求生意志,無論前方的是造物者,也是無任何所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