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地方都會有自己的社會運動,通常都是當地人最為關心,因為涉及到本土利益,關係到這地方現時及未來的發展。不過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總有些人只會熱衷他國的抗爭,但又不斷用盡方法去抹黑本土抗爭。

最記得在台灣反服貿之時,一眾「社運精英」都特地到台朝聖,說甚麼「被學生感動了」的言論。嘩,連「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一群都支持抗爭了,這次香港有救了!但到了雨傘革命,他們的行為對比大陽花運動時,簡直判若兩人,不,只是做回自己罷了,成為了最積極勸導撒退的人。勸退不了,就轉為強烈譴責,務求令革命盡快結束。

喂,為甚麼這班人經常變來變去呢?好難明白啊,但其實是不難明白的,因為又時利益問題。因為過去的老社運,在年月飛逝之間,他們都成為社會賢達了。他們已經有著自己的社會地位,樓房車位。抗爭總是會有一定因素去影響到經濟的,是問有多少人會自己去掃自己場?他們不知道民間疾苦嗎?他們是知道的,甚至比你知道得更清楚,但又如何?良心值何價?

香港十數年的「階段性勝利」已經令到香港人不耐煩了,比以往更分得清誰是政棍了。老社運和一群自稱「左翼」的年輕人都瞬時成為了「過街老鼠」,但又有何所謂呢?百貨應百客,他們即使被人再鬧得多,都是存在一群死忠,而且又有那些由中國「移民」來的新客戶,早就不需要去服務那些香港人了。但香港的社運還是對他們有價值的,即使自己不打算去認真做,也不要給其它人有機會去代替。此外,這些「社運精英」走到他國去參與別人的抗爭,怎會只是普通的參與?到了外國,在香港的「過街老鼠」,都會變作他國的「民主導師」,可以幾自己的經驗分享出來,教人唱「海闊天空」。

最重要的是,因為香港只是中國底下的「移民城市」罷了,中共不停的輸入中國公民來港,而本身住在這裡的人,反而視香港為踏腳石,利用香港的社運去為自己未來移居外國鋪路。既然自己已是將走的人,又怎會費盡心思去為這地方打算呢?

所以,只要周不時去支持外地的抗爭就好了,只是對自己的支持者和朋友「表態」一下,又可以和外地的抗爭者維持良好關係,又可以保障在港資產的利益,何樂而不為呢?香港人大批大批的被殺又如何?為著自己榮華似錦的未來,踏著鮮血或自己都滿手鮮血,也是理直氣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