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曉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吹起這股風的,最近坊間、市面上、網路論壇裡,經常可以看到一些到處被轉貼的文章或是書籍的封面有著類似風格的標題名。

比方說「你所不知道的歷史」、「國民黨不敢告訴你的歷史」、「被遺忘的台灣史」、「不為人知的真相」…諸如此類的感覺,但興致滿滿地翻開點開一看之後,通常我的期待並未得到滿足,而是在這期待之上增添了許多落空的失望。

「就只有這樣而已嗎…?這種程度未免太弱ㄐ(wry」

這一類的文章或書籍給我的印象都是這樣的感覺。這可能是因為我自己是是唸歷史專攻出來的所以標準也許設太高了也說不定,但這種水準的「秘史」說真的就只是「普通外行人不知道」的等級而已,並不是什麼被檢閱的、被查禁的、遭到限制閱覽的東西。

但我後來轉念一想,確實,相對於大多數沒唸過歷史學或是專攻某一段特定國別史與斷代史的外行來說,對歷史瞭解深入的人是整個社會上的極少數。而大多數人大概也並不想要接觸太過枯燥乏味的史學方法或學術訓練,那麼站在推廣的立場來說,不如就來設立一個專門講解介紹歷史小故事的專題吧。

為了起到聳動&吸引的效果,因此這個系列將命名為「課本上沒有教你的歷史」,但性質上正如前面所說,不過就是你可以在圖書館查到的書借到的資料整理而成的一種知識教養講座,並非什麼機密大公開或緋聞大爆料。

至於選定的基準則是以作者主觀認定的「有趣程度」決定。並不見得選題一定會跟台灣有關,但跟台灣無關的部份也請當成增進國際觀的一部份耐著性子讀下去吧,畢竟這個世界上也不是只有台灣自己,還有很多跟台灣一樣確實存在於世上,卻在台灣人心中沒什麼存在感的國家或地區。

總之,這些考試上不會考的,課本裡沒有教的,不管什麼黨都不會有興趣讓你知道的平凡至極的有趣歷史───如果有興趣的話就請往下看吧。

課本上沒有教你的歷史—圓山大飯店與台灣神社的前世今生

圓山大飯店可以說是台灣標誌性的地標建築物,也是外國旅客前來台灣觀光的一流首選,從建成以來也作為政府招待政商名流召開國宴的重要場地,而在各方面都備受重視,甚至是在1995年的圓山大飯店屋頂火災後,才撥款成立了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是台灣史上第一次導入了警消專用的直昇機來加以對應高樓火災。

圓山大飯店的繁榮發達也謠傳與它的上好風水形勢脫不了關係,這麼一塊優良的風水福地,在國民黨來台以前的日治時期又該是個什麼樣的情況呢?

其實不只是華人吃風水這一套而已,當年漢學興盛的日本人當然也對於龍脈、地氣這一類的風水學頗有研究,再加上日本傳統上有尊山為神的神靈崇拜信仰,因此在圓山蓋一座能祭祀在台灣埋骨異鄉之日本人的代表性日式神社,首選就是距離首府台北既近,附近又有山神庇佑的圓山了。

但這麼一塊風水福地在日本人來之前也不可能是無主之地,包括法國在台領事館為首,以及許多台北士紳富貴的寺廟、宗社均設於此,總督府花費莫大力氣,恩威並用地徵收、拆遷台籍士紳在圓山的地產,並說服法國領事館遷出,才總算騰出足夠的空地來動工興建台灣神社。

台灣神社中供奉的是日本在接收治理台灣期間,各種因公殉職而死的日本人牌位,例如說在乙未割台戰爭中死亡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這位仁兄曾在幕末維新之時被左幕派推舉為偽東武天皇來與倒幕派推舉的明治天皇對抗,最後兵敗而被逼迫退位放棄天皇頭銜,隨後為了避免在國內的政爭,前往普魯士留學深造軍事學問,以禁衛師團司令的身份出征台灣卻客死他鄉。

祭祀這麼一位皇族的排場是免不了的,以台東花崗岩建造的特大鳥居和石燈籠,使用高級阿里山檜木的神社樑柱都極其講究,被總督府苦心營造的台灣神社於1901年完工後,便以全台灣最大日式神社的身份,作為日本在台殖民統治的樣板工程,同時也將每年十月二十八日訂立為大祭日,作為國定假日且鼓勵台人前來參拜。

1923年,由於當時全世界範圍流行著民族自決的氣氛,台灣也彌漫著提高自治權力的呼聲,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為了安撫台人的不平情緒,昭和皇太子───也就是六年後大正駕崩之際登基的昭和天皇前來台灣觀光訪問,搭乘戰艦金剛號來到台灣後於總督府休息一天,第一個前往參觀的地點便是台灣神社。甚至是為了使皇太子能順暢的前往圓山,所以特別開闢了敕使街道(即中山北路)來貫通台北市之南北。

後來由於日本不論在中國、太平洋的戰況都節節惡化之故,在台灣開始推動皇民化運動之後,台灣神社為了因應此一政策而在1944年增設日本最高階主神天照大神祭壇,而升格為最高層級、與明治神宮同位階的台灣神宮…但諷刺的是,僅僅在升格後不到半年內,台灣神宮就因為發生了一場極端戲劇性的意外而徹底付之一炬了。

將之摧毀的原因是由於飛機造成的大火───但卻並非盟軍所造成的。即使盟軍在二次大戰期間持續性的空襲台灣,但由於在麥克阿瑟與尼米茲的協調後,認定台灣是可以被「跳」掉的島,而決定進攻菲律賓和沖繩,忽略掉了夾在中間的台灣而維持著海空封鎖的局面,對於台灣的空襲主要集中於大都市的工廠、飛機場與燃料儲存加工設施。其中,對於台灣神社這一類的建築物,美軍甚至考慮到轟炸神社、皇宮之類的建築物可能會給予日本宣傳口實,鼓動起民眾勤皇神風之心而增加敵方的團結度與抵抗意識,而小心地避開了這些明顯的地標不予轟炸。

台灣神宮於1944年10月23日,僅僅是在大祭前不到一周時間,由於一架從松山機場起飛後不久,隨即引擎失效墜毀的客機撞擊,而摧毀了鳥居並燒毀了神社主建築,空難過後只留下一地瓦礫殘骸。戰況劣勢山窮水盡的日本已無餘力重建,於是這片斷垣殘壁就這樣保持著直到日本投降、國府接收台灣為止。

日本投降後中華民國政府前來接收台灣,並廢止了台灣所有的日本神社,已經成為廢墟的台灣神宮自不例外,廣達十萬坪的巨大佔地成為了國有地,並建起了今日的中央廣播電台、忠烈祠以及大家所熟悉的圓山大飯店。

順帶一提,在台灣摔飛機的機瘟其實從日治時代就挺多的,例如與尼赫魯、甘地等印度穩健獨立派對立的激進派印度獨立運動家錢德拉包斯,就是搭乘著飛機從松山機場轉機時,由於引擎故障而墜毀,據說他隨身攜帶用來作為獨立運動資金的龐大數量之金銀珠寶,也伴隨著飛機事故而灑在今松山~圓山一帶的現場,在摔機當時就曾引發過台人與日人圍觀群眾的爭搶。

時至今日,雖然站在多元文化的立場觀之,一口氣廢止所有台灣的日式神社固然可惜,但也已經是事後諸葛的馬後砲想法。況且既然台灣神社都已經燒得面目全非,重建也已無意義,就這樣成為另一個地標建築物被人記住,用這樣的方式繼續留名歷史似乎也是另一種成功的記念。不過倘若能有年輕漂亮的志願者擔任巫女的話,我一定會支持重建神社的活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