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七月88日。香港大學學生帶頭衝入校務委員會會議室。過百示威群眾擠滿會議室,其中有人戴上口罩。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宣佈會議結束,一眾校務委員卻因為示威群眾太多,離開不了會議室。「教育沙皇」李國章坐在真皮辦公椅上,恍了兩恍,皮笑肉不笑的問:「你哋想非法禁錮我?」本來尚算冷靜的示威群眾,有人怒吼了一聲「我忍夠你!」便見六七個戴口罩的人撲前,三個爬上李國章身前的長桌、四個推開李國章身後貼牆的另外幾個人。李國章見狀大驚,欲站起來逃走,不過一來空間有限,二來他身後的四個人已經把他拉回坐椅。爬了上長桌的三個人,二話不說,一個一拳把李國章的眼鏡打得飛脫,另外兩個伸長一腳在他胸前猛踹了幾下。李國章臉上流了些血,可能是眼鏡玻璃碎所劃傷,也可能是重拳所致。他受襲後整個身體下墜,整個人慢慢的從真皮沙發椅跌了下來,一團的扒在地上。全場大嘩。港大校長高呼「stop it! stop it!」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和其他委員則不斷重覆「冷靜!大家冷靜!」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鐵青着臉,身旁有人大叫一聲「讓開!」他才如夢初醒,側了一下身,幾個相信是剛才襲擊李國章的示威者便從他身旁跳過,急步跑出了會議室。

有人見到校務委員盧寵茂拿起電話輕聲說話,便馬上指罵:「佢想報警!」也不知道是否有人趁混亂踢了他一腳,只見他突然痛苦的像蠶蟲般綣作一團,瑟縮在地上。十多個警察此時從樓下趕到,仍然留在會議室的群眾有人大聲呼籲「唔好俾差佬入嚟拉人!」大家便擁回會議室大門。在外的警察沒有辦法進入會議室,便開對講機要求增援。守著大門前排的群眾在警察衝上來之前已經相互交叉手臂,在後的群眾見狀便依樣葫蘆,每個人都找身旁的一個示威者把手臂鎖上。「我哋慢慢成班一齊行出去!唔好俾差佬封死!」幾次指揮的聲音也不同,但是群眾覺得合理便跟着照做。上百人的人鏈慢慢移出會議室,在場的警察可能收到指示,增援未到場之前不要行動,所以人鏈從會議室漲出來時,他們反而退開把位置讓出來。半分鐘後,差不多全部示威群眾都出了會議室,有人問:「出晒嚟未?」有人點頭示意,前排的示威者便跑向大樓兩側的樓梯。

留在會議室的,除了負責採訪的一班記者,就只有一眾校務委員。其中幾個忙於檢查李國章和盧寵茂的傷勢,其餘的都是驚魂未定,有女委員更加抱頭痛哭。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和其他兩三個學生會理事,仍然留在現場,呆若木鷄。電視台剛剛批准這突發新聞現場直播,記者便一窩蜂上前,把鏡頭對凖馮敬恩,機關槍式的追問:「今次事件係咪你策劃?」「你哋有冇諗過傷人係會有可能要坐監嘅?」「你哋點解只係針對李國章?」馮敬恩苦笑搖頭,示意不接受訪問。之後大批警察與醫護相繼到場,把幾個受傷與受驚過度的校務委員送往醫院。

特首梁振英一個小時後召開緊急行政會議,會後見記者發出聲明:「特區政府絕對不容忍任何形式的暴力行為,對學生暴行予以最強烈讉責,並對受襲的一眾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成員,予以最深切的慰問。特區政府將會盡全力緝兇,定必令暴徒繩之於法。香港大學學生會亦必須對事件負上全部責任。」建制派的組織、泛民主派的全部政黨,槍口一致,紛紛召開緊急記者會,嚴厲讉責暴力襲擊事件。

七月89日,報章頭版標題,親政府的有「學生變暴徒!李國章重傷」,親泛民主派的有「示威者襲擊李國章 學生未承認責任」。馮敬恩於當日中午時份在大學校園內被警方拘捕。同日下午,過百示威者聚集在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大樓外,高舉「幕後黑手陳文敏」的横額,並高呼口號,要求警方馬上拘捕港大候任副校長、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

當晚,第一座發現食水含鉛超標的九龍城啟晴邨,多座大樓外露水管爆裂。居民報稱相信有人用電鋸把水管鋸斷,令地面小量水浸和供水力度不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