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早些時候,現時點多了一群格格不入的地產經紀。最近,又開了一間和信和地鋪一樣賣G-Shock手錶的店鋪。

現時點是香港最特別的商場之一。它位於油麻地,不算是很「就腳」。下午4點前,現時點裡幾乎沒有鋪頭開鋪。六、七點的放工時間,這裡才熱鬧起來。會來這個商場的,大部分是成年男人。

十幾年前,甚至更早出現的模型玩具,你可以在這裡找到賣相不錯的二手貨,甚至未開封的全新品。絕跡而小眾的遊戲卡,可以在這裡收藏到。現時點裡雖然不是全然玩具店,但在大家心目中,是個玩具集中地,是老男孩尋夢的樂園。

以前還有一間搖搖的專門店,每次經過,我會認為是搖搖愛好者的練習和交流場地,多於一間純粹賣搖搖的店鋪。同一層的籃球精品店、落一層的李小龍會員俱樂部,及前方一個轉角的只賣拉打玩具的小店,告訴大家一件事,現時點不只是賣玩具的地方,更是一些人把他們最愛的東西公諸同好地方。香港有幾多個可以讓人開店來分享愛好的商場呢?

上年11月中旬,突然傳出有人出資2.55億買起現時點,然後準備把鋪位分拆出售。這個消息,在當時佔領行動期間,是毫不起眼的,但在一眾老男孩的心裡,投下了多巨大的石頭,恐怕是難以估計的。

如今,現時點多了幾間空鋪,一些開了很久的小店,亦被迫轉場。留下來的店鋪,他們大概不會付出最少50萬入場費買鋪。加租和被轉售,就是剩下鋪位的未來。每天只有兩至三小時才熱鬧的環境,有多少店鋪能捱下來,可想而知。

現代老男孩的悲哀,應該是小時候買不起想買的東西,長大後買不到想買的東西。不是被炒賣,就是沒有地方買到。有機會買到,也未必敢買回家,原因是土地供應問題,一旦買回家,是可能出現「家庭糾紛」,甚至「倫常慘案」。

現實總是如暴政般對待回憶。賣玩具的地方慢慢變成金鋪,賣小食的地方變成藥房,如同被拆的天星碼頭和菜園村一樣。面對這些轉變,我們沒有能力改變,但又沒有蝴蝶般的記憶,於是被世界迫著去說服自己「長大」:「錢應該留下來買樓、買車、買錶,而不是幼稚的玩具。」

有些東西,喜歡就是喜歡。金錶很華麗,但及不上一隻Figure。西餐廳很高檔,但總不及掃街那麼寫意。自稱是恩客的中國人不需要玩具和掃街,所以現時點之類的獨家村商場要被易容,小食店要被消失。卑微而無力的我們,只會有一個回應:錢唔係大X哂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