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官的幻想力分分鐘比編劇還要強好幾百倍!今時今日要成為裁判官,單單靠法律界的經驗和追求公義的決心絕對不夠,需要的還有創意——就是思維上的大膽假設,實屬天馬行空,無中生有的想像力。至於為何一向講究法律條文,以法律原則為本的裁判官會講求創意?他們所做的事理不是應被制度緊緊的規範著,很難會有創意可言嗎?香港現在是講人治而不講法理嗎?

非也,創意的地方不在於規則上,而是觀點上。簡單而言,就是詮釋法例的方法與眾不同,用不同於慣常的角度去看待事情,擺脫世俗傳統的看法,活用法律條文將之變成幫助自己的萬用工具,任何情況下都能夠順手沾來幾條法例用作支持自己固有立場的理據,因此裁判官須具備豐富的想像力,而筆者相信不久將來,在裁判官的招聘條件,想必也會加上「具備豐富想像力」、「幻想能力強」、「思維富創意」等條件。

現職暫委裁判官的陳碧橋卻擁有前文提及的創意,是少數在法律界表現出有豐富幻想、創作力的法官。利用想像力判案,即使有新聞片段拍攝到當時的狀況,片段畫面中清晰可見女被告吳麗英被警員從後捉住,其後更被推倒地上,完全沒有襲擊涉事的總督察,不過陳官卻利用他的創意思維,一葉知秋,憑他對片段的觀察認為吳麗英當時衝向該總督察的舉動是意圖襲擊;吳麗英被後方警員將其推倒地上弄得一臉血污,並在糾纏間大喊「非禮」的行為視為故意誣蔑警務人員,根據陳官原本的判詞引述為「令輕微的襲擊變得嚴重」。

陳官乃法律界之翹楚,為了挽回警察的威信,巧妙地使用獨特的法律詮釋方法,幸好最終力保不失,守住了香港警察的名譽。受到正義的驅使,他雖在2014年已經退休,但仍然以暫委裁判官的身份默默地維護公義,在近日發表精闢獨到的見解,認為吳麗英以胸部襲警,一改尋常法官的保守觀點,成功保護偉大的人民公僕免受惡毒的誣陷,公義得到彰顯。這一兩個星期內,為數眾多的刁民高呼陳官審判不公,更甚者辱罵他為「狗官」,本人對此深感憤怒,並予以譴責:大家除了謾罵與指責外,有否考慮過陳官的一番苦心,為保香港和諧的基礎,維護偉大公僕的形象,稍為將原告與被告對調又算得上什麼?姑且不講法律觀點,難道香港人不懂得包容他人的不足,多花時間去發掘別人的優點?就像陳官一樣才華橫溢、創意超凡,能夠將案件中的原告被告換位,再用一個如此與別不同的故事重新包裝,大家不稱讚他,反而將他標籤成「牛鬼蛇神」一樣,如此一來,跟文革的紅衛兵有何區別?

記得舊時有套日本動畫,香港人稱之為《鐵甲萬能俠》。當中有一部主角那邊的機械人叫木蘭號,本人經過合理推測後認為陳官極有可能是該動畫的忠實支持者,尤其是當中的木蘭號。木蘭號的造型甚為女性化,成名絕殺維納斯飛彈就是胸部射出的兩支飛彈(如下圖),可能耳濡目染太多令他對女性天賦的一對乳房心生恐懼,因而吳麗英疑似衝向該位督察的舉動在陳官的眼中會被視為襲擊,畢竟「維納斯飛彈」是必殺技哦!

7334824b520e88226df5c00c8b3a923b

圖片來自網路資源

既然這是人家的心理陰影,大家就應該給他多一點空間,讓他勇於接受合適的心理輔導!不然有一天有警察認為在公廁中有刁民小便是攻擊性行為將其拘捕後,恰巧正是陳官主審的話,唯有希望他沒有看過下圖的漫畫。

1167810158

圖片來自網路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