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懸念,香港的洪瑞珍出事都因為運送出事啦;雪得不夠好囉,正如空運一條三文魚沒有雪藏都會生蟲吧。不過食物中毒時時有,也沒能管得那麼多,不如想想為甚麼硬要把它帶來香港賣。

我很喜歡洪瑞珍,獨愛芝士加雞蛋,夠甜又夠蛋味,尤其在香港吃的便利店劣質三文治實在太令人不想再試,而在日本隨手買都好吃到不得了的那種又不是時時嚐到,於是就很迷戀對岸美麗島上的這一小品,而每次有友人到台一遊把它買回來,我都會非常開心,也可恨自己幾年前到訪還未到它紅起來的時候。言歸正傳,我不太喜歡香港的店把它帶過來賣,感覺雞蛋裡挑骨頭吧,但我就是沒興趣買香港賣的。

一不喜歡售價離譜,香港買一件冰凍的價錢,在台灣幾乎可以買一盒新鮮的,當然理解運費舖租的平衡,但太傷錢包,叫誰買?就等於INNISFRXX的面膜在韓國便宜得差點可以派了,在香港要十蚊塊,還有當地ALAND是中價,香港店貴得像名店。

二是我覺得最大的原因,物以罕為貴,若四處皆是就很無謂了,我總是喜歡那種台灣獨家的感覺,到當地一試才有的滋味絕不止於本身的味道。香港有了就意味著朋友旅行難以帶來味蕾的驚喜,事情變得太普通平凡了。我是奇怪的,美食當然愈多愈方便買到愈好,像維基網購所搜羅的日本美食不也很吸引嗎?不過消費者買來吃就好了,我就是不願看見有店子採購一堆來賣,感覺像日式食店店主到築地買了幾盒剛好的壽司放在香港賣,奇奇怪怪。若然洪瑞珍在香港開店即叫即製,我反倒沒甚意見,但現況所見的銷售,是我看見感到不舒服的事。

我果真是個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