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遵義在報紙撰文,妄稱當日衝入會議室的港大學生為「小混蛋」,繼而更狂言道應把學生「監禁一天」。劉老混蛋如此藐視人權和自由精神,自命為法官及上帝的大獨裁者心態,躍然紙上,已經到了毫不掩飾的地步。

劉混拋出如此瘋狂的論調,這當中固然有些個人私怨的因素在內(其妻麥嘉軒在學生包圍會場當晚報稱不適,要戴罩抬上救護車送院)。但背後更為主要的原因,則是港共權貴全面盤踞香港權力核心三年後,已經異化成一群喪心病狂、率獸食人的妖孽。

大家可以看到黑警從暗角毆打到當街揮棍可以逍遙法外,年青女子在遊行期間被警察非禮,卻被法官冤枉為「以胸襲警」,要判坐三個多月監。除此之外,雨傘革命以來無數市民被警察毆打致頭破血流、殘廢,被警察濫捕、司法滋擾。

還有最近被揭發的鉛水事件,港共政府佈非但不肯徹查事件,反而推出一大班所謂醫生、專家出來,對市民洗腦誤導,稱鉛水無害,飲鉛水「拉勻一世冇事」等等草菅人命的說話。一連串的事實已經可以清楚看到,不但止在政治問題(如所謂佔中)上港共政權反應瘋狂,即便在梁匪振英振振有詞的所謂「經濟民生」議題上,港共政權的反人類、反人民、反良知的邪惡本性,依舊是暴露無遺。

劉混遵義身為梁匪振英治下行政會議成員,本身就是這個邪惡政權的一份子,這個港共政權在過去三年一日比一日變得無法無天、喪心病狂,劉混遵義的所謂「小混蛋」論、「監禁一日」論,完全是徹底吻合港共邪惡集團熱衷鬥爭,專門與民為敵的極權管治思維,加入這樣一個邪惡集團的人,不是這樣想、這樣說才是天大的怪事!

香港人現在還有一絲慶幸的事,就是這個邪惡集團目前還未去到可以完全為所欲為的地步,但若然香港人坐視這股惡勢力,不去say no不去反抗,用不了多久,像共產黨治下的地獄中國、或希特拉治下的納粹德國,便會成為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

愛爾蘭哲學家、政治思想家Edmund Burke有一世界名言:“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香港今日尚存的一絲希望,便是仍然後good men勇敢地站出來do something,故此,香港大學當日有份衝會議室的同學,你們絕對是好學生!Good Student! 香港人以你們的義舉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