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文明博大精深,五千年來除了四大發明粥粉麵飯之外,一群讀書人、政府高層、法律從業員還發明了幾項關於法律與知識的偉大發明,它們分別是「指鹿為馬」、「腹誹」、「莫須有」、「意有之」、「以胸襲警」。

指鹿為馬
根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趙高意欲謀取皇位,想出一個一石二鳥的方法,第一能知道朝臣的意向,第二能部署殺秦二世的第一步,某天他持鹿獻于二世,跟他說這是「馬」。二世笑應:「丞相誤邪?謂鹿為馬。」然後問左右群臣此是鹿還是馬,有少數堅持真理的大臣明知道後果嚴重,仍挺身而出說出這是「鹿」,有班可能是所謂中立態度的大多數抱持著沉默,但也有不少所謂飽讀書的知識份子附和這是「馬」,二世驚,自以為惑……。

腹誹
漢武帝年代想用白鹿皮發行貨幣,一皮價值四十萬錢,他詢問大司農顏異的看法,顏異認為壁玉只值數千,一張皮卻值四十萬是本末倒置。但漢武帝就不悅顏異唱反調,這時候張湯猜測到皇帝的心思,就針對顏異來取悅皇帝。《史記·平準書》載「(顏)異與客語,客語初令下有不便者,異不應,微反脣。湯奏當異九卿見令不便,不入言而腹誹,論死。自是之後,有腹誹之法,而公卿大夫多諂諛取容矣。」顏異聽到客人討論皇帝新政,既沒參與討論又沒討論附和,但期間嘴唇輕輕微動了一下,一定是內心對皇帝不滿,遂以腹誹定罪。

莫須有
須有。也許有。形容無中生有,羅織罪名。語出《宋史·岳飛傳》:獄之將上也,韓世忠不平,詣檜詰其實。檜曰:「飛子云與張憲書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世忠曰:「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耳熟能詳的事件,因為南宋皇帝希望主和,所以將主戰派的岳飛定罪下獄,南宋初四大帥之一的韓世忠為岳飛抱不平,質問秦檜岳飛等人所犯何罪,秦檜回應:「難道沒有罪嗎?」韓世忠:「難道沒有?何以服天下。」

意有之
明朝英宗因奪門之變復辟,當年擁立景帝的相關大臣都被英宗派系下獄,包括當時聲望極高的于謙。英宗最初有點猶豫,畢竟于謙此人有功無過,殺之於理不合,但英宗近臣徐有貞認為「不殺于謙,出師無名」(即是景帝病危時的奪門之變)。當時于謙被判謀逆罪,朝廷大臣包括明朝宗親不少為于謙抱不平,質問徐有貞于謙的謀逆罪證據何在,徐有貞回以「雖無實據,意有之」,就是雖然沒有實質證據證明,但他當時有這樣的想法。

以胸襲警
今年三月一日,香港民眾發起「光復元朗」反中國水貨客示威期間,有四名男女遭警方逮捕。其中一名三十歲女子吳麗英,被警察從後方拉扯跌倒、血流滿面,事後卻遭警方指控「以胸襲警」。七月三十日,香港最初級刑事法院裁判法院(Magistrates’ Courts)暫委裁判官陳碧橋宣判,指吳女以胸部撞擊員警的手臂,然後又大叫非禮,導致該名員警遭圍觀人士相繼襲擊,增加其受傷的風險,行為惡毒,判處三個月十五天徒刑,但獲准保釋等候上訴。(轉自自由時報新聞節錄)

華夏文明經歷五千年演進,在遠東這個國度中的黃皮膚人種,對於法律上的觀念及事實的堅持還是沒有變過,「上意」是最終法律,它凌駕於一切。他們隨意以自己思維猜測別人動機,無需實際證據冠上任何匪夷所思的罪名,不以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寧枉勿縱。可怕的是事非曲直如此明顯,還有所謂知識份子出來「指鹿為馬」,一群徒具外皮的未進化愚民出來附和,這才是最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