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的起源相信可以追溯至公元前的古希臘,由公民中投票選出代表,該名代表就是議員。古希臘被滅亡後──或換一個講法被馬其頓人亞歷山大大帝統一各城邦後,該制度開始衰落。不久之後堀起的迦太基帝國及其死敵羅馬共和國(正名為元老院與羅馬人民)卻巧妙地繼承了這種制度,公民選出代表,而代表在議會中透過投票制度共同作決策,議員也好元老也好,他們的存在是社會中的訴求或意見反映的重要渠道,讓高高在上的君主能夠得知民眾的意願。不要小看投票此舉,其背後有著深厚的意義:

1) 象徵民主制度在人類社會正式萌芽

2) 人類文明遇向另一個階段,由以往自然界的物競天擇社會模式[註1],轉變為民主社會少數服從多數的體系社會模式

當然投票制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並不能保證作出的決定皆為正確,沒有人肯定投票所作出的共識能作出一個最佳的決定,只能講這種制度能夠盡量讓更多人的意向或想法得到反映,但由於多數人的意向並不代表必然的正確,因此民主制度下投票出來的結果在沒有作弊及取巧的情況下,極其量只能代表人們的意向。因此民主制度的精神──盡量讓民眾的意義得到彰顯這一點是其最大的優點,同時也是最大的缺點。

作一個比喻,一個遠行的隊伍裡有八個眼睛看不見的瞎子和兩個視力健全的人,在山路上行走著,來到一個懸崖邊,看得見的兩人告知其餘的瞎子前面是一個懸崖,他們不相信,認為前方沒有懸崖應該繼續前行,他們拒絕二人折返原處繞路而過的建議,認為這樣做浪費時間。假如以民主制度的精神,進行投票少數服從多數的話,這一行十人相信將會葬身懸崖。但假如人數對調,瞎子二人,視力正常者八人,在投票制度下,結果卻截然不同。民主制度是一把劍,劍的特徵是劍身兩邊皆為刃,無論那一邊都能削鐵如泥,民主制度亦如是,是好是壞,就要看看你身處的地方瞎子比較多,還是看得見的比較多,畢竟世界上肉眼健全的人非常多,然而心眼看不見的卻多如恆河沙數,不信的瞧瞧那個聲稱代表十四億人意願一黨專政的國家,聰明的你就會明白在那個地方使用民主制度會是一場禍延世界的災難。

至於香港這個地方應不應該行真正的民主制度,我不會在此作結論,可以講的是香港心盲的人仍然為數不少,那些大中華膠、左膠、愛黨愛國之人,還有那些食古不化的上一輩,就是這些人──會因為眼前的小恩小惠而將自己手上寶貴的選票出賣。只要打開電視,新聞上那些厚顏無恥的禮義廉、西環契仔女們依然在立法會上以他們的惡劣演技做大戲,這就是最有力的佐證。忘記提醒大家一點,其實北韓都有選舉投票的制度,而且全國投票率高達98%以上,不信的話可以自己上網看一看。

註1:亦即達爾文定律,強調生物的進化,適者生存,強大的物種或個體存活的機會會較高,弱小或適應不了環境轉變的被大自然所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