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童年時看的兒童圖書和現在的很不同。

那個年代,兒童圖書的尺度仍然很闊,題材寫實得令人毛骨悚然,童話故事可以死人,老夫子可以很黑暗、加菲貓的毒舌也可以嗆死任何一個大人。

回顧現在,每次和外甥逛書店,看到現在的兒童書一味教你如何當一個乖寶寶,任何故事都有美好結局時,都會暗暗感嘆,大人何苦用數十年時間灌輸孩子一套根本不真實的觀念,之後長大後再讓現實狠狠一巴掌摑醒他們呢?

話說回來,在眾多兒童書籍中,筆者最先接觸的書籍是外星人(雖然都不是太寫實)。

大約由小一開始,筆者便有逛圖書館的習慣(其實是被母親流放在那兒)。筆者頭一批接觸的圖書便是外星人和UFO,之後最吸引筆者的目光也是它們。外星人書籍對於筆者有種莫名其妙的吸引力,是那些講述熊媽媽如何找小孩的故事永遠比不上。外星人書籍燃起了筆者對超自然和神秘學的好奇,之後開始看離奇消失、人體自焚、致命巧合、都市傳說……直到現在。

所以來到恐懼鳥Season 2第一篇文章,筆者決定寫一篇關於外星人照片,同時這張照片也屬於「14張照片系列」,一個早被人們遺忘的短篇系列,還記得那時的恐懼鳥沒有那麼多血和死人呢。

這一篇可能不太血腥和變態,但這些留在餘下的一年慢慢詳談啦,今天我們來一些輕鬆的。

11264590_417285708465407_9029809160545008798_n

相信大家也很熟悉這張照片?

背景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配上清晰堪藍的天空。照片的主角是一名甜美可人的小女孩,有一把梳得油亮的棕髮和秀麗的五官。和大部份家庭照一樣,女孩身穿一套深綠色的連身裙,手握一束粉紅色的鮮花,臉上掛上一張天真爛漫的笑容。

奇怪的地方是,在照片的右上角,有一道詭異的慘白色人形,由女孩的頭頂離奇凸出,像吹氣娃娃帽子般滑稽。再仔細一下,那道站在女孩身後的白色人形臉龐漆黑一片,呈橫向長方形,像個戴了頭盔的太空人。究竟這個「太空人」是誰?為何它會出現在女孩身後?

當初筆者是在那些「震驚十三億的中國人」的新聞中,看到這張照片。但當時那篇報導把它和另外十多張鬼照片混在一起,沒有多加描述。後來筆者調查一下,才發現照片背後的故事比想像中懸疑得多。除了照片呈現的並不是一般靈異照片的鬼怪或外星人外,原來還牽涉了黑衣人(Man in Black)和另一宗UFO事件和…

「沒法解釋的照片」

時間是1964年5月23日,地點是英國西部的巴勒勒馬什(Burgh le Marsh),一處以頻密UFO事件聞名的小城鎮,緊貼一塊大沼澤地。根據那些UFO專家的說詞,巴勒勒馬什的核電廠是招來UFO常常光臨的主要原因,因為它們害怕有天愚蠢的人類會真的把地球炸掉。

當天下午,身兼消防員、攝影師、歷史學家的Jim Templeton帶到他的妻子和女兒Elizabeth一同前往巴勒勒馬什的郊區野餐。那天稍早,Templeton買了一台全新的Kodak SLR菲林相機。Templeton帶同新相機一起去野餐,為女兒Elizabeth拍下一些生活照。由於菲林相機需要到沖印店沖印,才能看到拍下的照片,所以Templeton當時並不知道自己拍下了什麼,和家人在沼澤渡過了一個悠閒的下午。

直到數天後,Templeton在沖印店拿回照片時,才發現自己拍下了這張詭異的照片。相片和先前描述一樣,一個高大的人形穿著宇航服,從女兒的頭顱以一個古怪的角度伸出來。Templeton看到照片時,起初感到很惱怒,惱怒那個白痴闖入,毀掉了女兒的照片。惱怒很快便被迷惑取代,Templeton憶起當時他們坐的位置是大平原,方圓百米也沒有人經過。即使有,他們也一定會看到,更何況在他女兒身後?而且當時Templeton一連拍下了3張照片,那個太空人只出現在中間那一張,究竟是什麼情況??Templeton一臉迷茫地拿著手上的照片。

「當時草原上所有動物都聚集在草原的一端,牠們不分物種地緊湊在一起,好像很害怕的樣子。」Templeton在之後的報紙訪問中,談及當時草原上另一項怪事。

為了解開心中種種疑慮,Templeton把菲林連同照片送到當地的警察局和柯達公司(Kodak)。由於當時媒體泛濫各式各樣的偽造照片,假外星怪物照片或假藝人照片等等,有見及此柯達公司設置了破假專員,專門偵查這些假照片,並指出其捏造方法。

可惜他們一無所獲。

柯達公司宣佈這張照片要麼真的拍下了「太空人」,要麼由攝影天才捏造出來,因為即使是他們一隊專家埋首研究,也找不出一絲捏造的痕跡出來。縱使警方對照片表示輕蔑的態度,但也找不出證據來說明它是捏造。柯達公司甚至揚言任何人解開相片的謎題,都會得到一年無限次免費戲票,但直到現在,仍然沒有人成功拿下該獎品。

這張怪異照片很快便吸引了傳媒的目光,全球傳媒都興高采烈追蹤過來,並把炒得沸揚的細節帶回國內,一時間全世界也討論這張神秘的太空人照片起來。但究竟這個太空人由哪裡而來?他(或者它)目的又是什麼?

而答案可能在地球的另一端。

「藍紋計劃」

當Templeton 拍下這張詭異的太空人照時,在地球另一端的澳大利亞同樣也有這些「詭異的太空人」蹤影。

在5月23日,地點是澳洲伍默拉省(Woomera)的火箭發射裝置。當天下午,澳洲太空署聯同其他歐洲國家正進行一個叫「藍紋(Blue Streak)」的太空計劃,試發一支載有中程彈道導彈的火箭上太空(他們聲稱那火箭也可作運載衛星用)。

當時大空署的員工已經準備就緒,火箭也架好,進入倒數階段。就在最後倒數時,控制室內有技術人員猛然指住兩台監察電視大叫停止,在場所有人立即望向那名員工指住的電視,。

那兩台監察電視顯示出在火箭下方的發射區內,有兩個人影朝火箭方向緩緩走近。據說那兩個人身穿白色太空衣,頭盔前方也是黑色鏡面。他們個子很高大,遠超正常人類大小,約有8呎高,在半空中漂浮,完全和Templeton照片中的離奇太空人一模一樣。

當時負責指揮的主管馬上叫停起飛,派大批軍方到發射區搜索,但仍然毫無發現,甚至連小動物也找不到,最後發射計劃被逼攔截。

事發時,沒有人把Templeton和Woomera的兩個同日出現的神秘太空人串連起來。直到澳洲坎伯蘭報的總編輯看到Templeton的新聞時,才察覺到它們有如此驚人的巧合。他立即致電給Templeton要求相片的副本,並命令下屬調查兩者的聯繫。

果然不負所望,坎伯蘭報的記者很快便找出巴勒勒馬什的核電廠和伍默拉省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首先,它們均是頻頻發生UFO目擊事件,在太空人事件之前,兩個地方的居民已經不時匯報在附近看到發光物體由設施飛出。更加巧合的是,兩個地方在事發時均正進行「藍紋計劃(Blue Steak Project)」,而澳洲當日試射的火箭更是由巴勒勒馬什鄰近的兵工廠Spadeadam製造出來,讓人不得不猜想兩者的關聯性.

澳洲記者隨即要求太空署交出5月13日閉路電視的錄影帶時,太空署願意交出當日所有錄影帶,唯獨傳聞中拍下了太空人的那一卷除外,為什麼他們要故意隱瞞?

黑衣人的來訪

在澳洲記者拜訪當地太空署的同時,Templeton家也有兩名陌生人敲門造訪。

那一天,Templeton如常地在小區消防局過著無聊透頂的生活。畢竟,一個小城鎮可以發生幾多火災?爬了上樹的家貓反倒多的是。正當Templeton躺在消防車車頂時,一輛黑色捷豹突然出現在消防局門前,兩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由捷豹步出。

他們走向目瞪口呆的Templeton,對他說他們來自「女王陛下的政府(Her Majesty’s Government)」,沒有名字,只有數字。兩個男人作簡單的自介後,便要求Templeton立即和他們上車,前往拍下太空人照片的草原。雖然Templeton十萬個不情願,但在兩個臉色像白蠟般巨漢前,驀然拒絕看似不是個好主意。

在路途上,兩名男子明顯很在意Templeton當日拍照時天氣和動物,例如雲的形狀、風速、鳥群數目、大型動物出現等等。但另一方面,他們又好像對地球的生態常識欠缺認知,甚至連小學生的程度也不如,經常問一些奇怪的問題,例如,鳥兒是指會飛那東西嗎?

當車輛到達沼澤地時,Templeton由車輛指著遠處他們當時野餐的那塊地說:「就是那裡了,我就是在那裡拍照。」但坐在副駕駛座的11號隨即要求Templeton「帶他們到確切的位置」。

於是他們三人一起下車,走到那塊草地的正中央。到了那裡,11號便開始質問Templeton︰「你是在這裡看到那個白色巨人,或是你們叫外星人的東西?」Templeton連忙搖頭否認,緊張地說︰「不是啊,我們不曾看到任何人….任何人也沒有看見。」

聽到Templeton猶豫不決的回應,兩個黑衣人變得像傲翔天際的獵鷹看到平原上的兔子般,緊抓住Templeton不放,節節進攻,企圖強迫他應承一切太空人照片是他捏造出來,是為了滿足一個鄉下消防員虛榮心的產物。其中11號甚至直接了當地說︰「如果我們要求你在傳媒面前承認造假,你也不會反對?」

那一刻,Templeton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正確些來說,他像個患上痴呆症的老人般,腦袋空白一片,傻傻地站在草地上。那一刻,他很確信如果自己驀然拒絕,眼前的黑衣人會毫不猶豫把自己殺掉,然後隨便埋在沼澤地某個泥濘池內。

兩名男衣人目不轉睛定盯著Templeton,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一分鐘、二分鐘、三分鐘…最後,兩名男衣人對Templeton遲鈍的態度變得不耐煩起來,甚至有一種不尋常的焦急,仿佛要在限冒前趕回某地方似。不久,9號便淡淡地說︰「希望你願意合作。」然後兩人逕自返回黑色捷豹,揚塵而去,消失在公路的盡頭。

被黑衣人留在草原的Templeton立即狂奔,跑了數公里路,才找到一户農家借電話和家人求救。

之後有幾年時間,Templeton再不敢接受傳媒的訪問。

「結論: 太空人型的外星人(Spaceman-like alien)」

縱使多數人認為外星人都是奇形怪狀。但事實上,有不少目睹外星人的報告說,有部份外星人種的樣子和人類一模一樣,只不過比較高大,或者更有智慧。當中本篇故事提到的「太空人型的外星人(Spaceman-like alien)」,也是常常提到的一個種類。

關於Spaceman-like alien證據,我們可以在西班牙薩拉曼卡的一棟大教堂找到。那棟教堂興建於1577年,在教堂的牆壁就有一座太空人漂浮在空中的雕像。據說那個中世紀雕像不單止有太空衣的外形,甚至連太空人外層的呼吸管和鞋底也有雕塑出來。究竟中世紀時代的人會有太空衣的概念呢?除此之外,在瑪亞文明中,也可以找到類似的Spaceman-like alien證據。

回到Templeton的故事,在那次黑衣人事件後,就再沒有怪事發生Templeton身上,詭異的照片也隨時間慢慢被沖淡,很少再有媒體報導。唯一的懸念是當柯達公司把膠卷寄回給Templeton時,竟然在途中丟失了,Templeton和其他UFO愛好者也相信是政府人員中途把那包郵件攔截下來,好毀滅證據。

但任何都市傳說都有反駁的一方,在2014年,英格蘭雪菲爾哈倫大學(Sheffield Hallam University)的傳理系教授David Clarke 就首次提出,原來照片中的太空人是Templeton的妻子Annie,只不過因為過度曝光把她原來淺藍色的衣服漂成白衣罷了。但為何Templeton拍照時會沒有留意妻子阻擋了鏡頭呢?我們可能需要Templeton親自回答。

可惜的是,Templeton早於2011年11月離開人世,究竟當年發生了什麼事?那個白色太空人又是何方神聖?恐怕再沒有人能確切解答了。

筆者註:筆者的書預計會在8月12日在台灣誠品上架,大家到時記得留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