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hammerfest (inf)》之銘言:
: 的確歷史課本的修正會出現很多問題。
: 但是也許不用太過於擔心,因為對歷史有
: 興趣的人來說,應該能夠瞭解到教科書只
: 是一種教材,而不是歷史。
: 而沒興趣的人…也只是應付考試罷了。

我想要清楚一點, 所謂歷史課本是「宗教課本」, 也是「仇恨課本」。

歷史課本他並不是為了讓學生知道真相而設的, 大部份時候他都會掩飾甚至扭曲一些真相。 歷史課本裡寫的東西, 是為了潛而默化地塑造學生的世界觀和愛恨的。 即使大家都不願承認, 對於沒有辦法理性地去理解的人來說, 歷史課本就是仇恨製造機。

我自己教過天主教學校, 就連我教一些不怎樣聰明和讀書的學生, 讀到耶穌受迫害的一段, 也會說要殺光羅馬人。 他們對歷史興趣不大, 也對上課興趣不大, 對考試也興趣不大, 偏就是歷史課本滲透的那種感情他們還是會被教下去。 他們不會歷史考出甚麼好分數, 他們就只會記著羅馬人是迫害耶穌的壞人。

學生未必會完全讀懂, 但如果不是很好學而且能接觸大量其他源頭的學生, 那他的世界觀並不會超過歷史課本所說的太多。

學生的確不會把它當成是「歷史」, 而是更徹底地, 把這當成「常識」, 因為不怎樣讀懂的人更不會反思他的對錯, 而是毫不分辨地聽了就當是對的, 當身邊的人也沒有別的聲音時, 這些東西就叫常識, 是大家無條件地就接受的想法。

當歷史課本說蒙古人是蠻族, 就所有人都會覺得他是蠻族, 正是因為隨隨便便, 只應付考試, 而四週的人都曾在考試答過這「正確答案」, 大家就選擇最輕率的結論。 而看到蒙古人, 第一個印象都會覺得他就是蠻族, 即使現在的蒙古人跟成吉思汗時觀念相去甚遠。 這種充滿偏見的「常識」, 就是歷史課本製造出來的。

而歷史課本往往能產生整個社會憎恨的對象, 舉一個例子, 秦檜。 你很少能從其他文娛渠道讀到這個人的事情, 但是歷史課本則差不多必然地把他強調, 而大家對秦徻的認識和印象, 大多都是源自歷史課本。

秦檜是壞人不是「歷史」, 是「常識」, 你問華人不知道秦檜的很少, 你對其他文化的人知道秦檜的也很少。 這是用歷史課本作為包裝去製造的「常識」。

對歷史有認識的人可以說秦檜也只是宋高宗的代罪羔羊, 或者說他是務實, 諸餘此類, 但對於大眾來說, 抱持這些說法的只是一些標奇立異的怪人。 他們只需要知道, 「秦檜是壞人」, 完, 就像辛普森一族也有諷刺過, 有人為了當美國公民去熟讀美國歷史, 講到南北戰爭原因, 他一開始分析, 面試官就說「停, 講為了廢奴就好了」。

歷史課本的作用是用來製造偏見的。

蒙古是蠻族。
秦檜是壞人。
南北戰爭是廢奴正義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正義同盟國打敗邪惡軸心國。
中世紀就是黑暗時代。
倭寇是日本人。
維京人是野蠻的盜匪。
歐洲的騎士自古就穿著全身閃亮的盔甲。
非洲是落後黑暗大陸, 專出黑奴。

大部份人就是這樣認定了所有事。
不會想他們是否正確。
也不會理會。
但是他們認為這是常識, 你質疑這些事情, 你就是標奇立異。

另外對歷史有興趣「應該」會了解到教科書「只是一種教材」, 這也是不合邏輯的, 這跟說對軍事有興趣的人應該會理解到甚麼甚麼一樣。 實際情況, 你自己去軍武討論版看看就知道, 一知半解, 或者將偏見當成全部的人絕對不少。 有興趣跟懂, 是完全兩回事。 只有少數人真的會花很多時間去讓自己搞懂每一件事, 大部份人都只是得過且過, 隨隨便便, 任由自己的印象和感覺去論斷事情。 但不要以為這種輕率的論斷沒有影響, 建基於感覺的決定, 幾乎可說是多於理性的。

越不懂歷史, 越會把自己已有的印象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情和定論, 越會以「歷史」去論斷事情。 歷史課本不是為了讓學生深入歷史, 相反, 歷史課本, 正正是用來操縱這些輕率武斷的懶人, 他們的感情與觀念。 正是因為他們不懂, 他們對自己那種不完整的歷史的信仰, 更為的無可救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