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豬不願面對,自己一直在給暴政侮辱的事實。

多年來一眾中港權貴官員動輒出言教訓港人,給香港人擺臭架子; 近年全面赤化,毒水危機顛黑倒白,胸襲寃案,警察非禮你還可屈你襲警,黑警濫權,司法腐敗。 自己的前途,健康,人身安全保障,生存空間,岌岌可危,而群眾竟仍那樣沉默,大家在絕望中問一句,為何?

主流傳媒,各路政客及「社會賢達」, 告訴我們香港仍有法治,法治是最後壁壘。 而港人仍那樣死命地相信。 然後官員告訴你,你有自由示威,但要守法和平啊,否則你是破壞法治,但藍屍暴力團打人警方護送離開呢?er…這不在法治的範圍。 別質疑法官裁決,即時他的裁決多麼不公不合理,否則你是破壞法治。

真相是,法治只是兩隻字,是港豬及「為民請命」的議員死命握著的一小塊遮羞布,好使港豬繼續自欺地活著,而政棍可繼續蒙騙。

港豬什至會恨抗爭者,怪他們撕破這薄薄的法治謊言,讓他們失去這塊遮羞布。

誰希罕這破布?要遮羞布的不是那港共政權,因它早就天良盡喪。它早不介意張牙舞爪了,盲的也看得出。

要遮羞布的是沒有也不知力量意志為何物,一世人依附著制度和秩序苟活的香港市民。 已經披枷帶鎖了還死抱著殘破的法律女神,維持一點自欺的尊嚴,然後告訴自己仍然是公民而不是被政府隨意欺侮的賤民。

就像古老時代的女人比老公毒打了一次仍不斷為他找藉口。 事實上那人渣根本不怕跟你撕破臉皮。 因為他看穿了。

今日政權也看穿了,需要謊言的是香港人。 於是連跟你說謊也不用想得合理和有說服力點,所以官員們連對群眾說句話也越來越不知所謂。

知恥近乎勇。 近代華人在強權之前,那麼失敗,就是他們不明白古人留下這句話的真義。

我們父母是如何向我們闡釋這句話呢?你看人家b仔讀書多勤奮聰明,都不用父母操心的,你看你…..下刪萬字。 他們認為你給爹娘這麼羞辱了,就會很慚愧,就會長進發奮了,下次考試就得一百分了。 華人家長都愛用羞辱而非鼓勵來教子。 他們用極權駕馭他們的方法來駕馭子女。
他們把那種極權給予他們的高壓和封閉箝制反映在不能反抗的子女身上。 故華人寧舍多怪獸家長。 (這值得羞恥咒詛族群!)

知恥,是面對羞辱,承認被羞辱。 這樣就「近乎勇」, 接近勇氣了。

香港人這樣麻木,因為他們還不願承認,自己被政權侮辱了,而自己沒有能力決心反抗,如果認定自己無能力反抗是自貶,那更不濟的是「不以為自己被侮辱,就是沒有被侮辱,更不存在無能這個問題了。」寧願把頭埋在沙裏,直至地獄火燒到自己和下一代身上。

要生出反抗意識,第一件事是面對真實,承認屈辱。 這樣才會懂憤怒,才會接近勇氣。 記住,只是接近而已,還不是真正的勇氣呢。

真相是,人要免於恐懼,追求幸福,總有要拿起槍刀的時候,總有需要直接反擊的時候。 到時,這下賤囂狂的香港政府才明白需要法治遮羞布的不是憤怒絕望的人民,是他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