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黑暗之根源何在?是什麼驅使了很多很多的他,實行獨裁暴政統治,莫視人民利益,與正義及自由對抗?這是每個追求正義的人都必須問的問題。

香港近年,反華作家當道,他們的論述尤其受部份本土派系提倡。可惜香港社運無有成功,本土派誕生後情況仍然持續,久而久之,便有人開始變得不耐煩。眼下生活艱苦,港共暴政咄咄逼人,抗爭成果卻微乎其微。另一邊廂,香港人的政治意識仍然低落,和理非非,以致香港爭取民主殊為艱難。很多的他們心灰意冷,有些人金盆洗手,離開社運;卻有其他一部份人,選擇了反華作家的解釋——他們不謀而合的認為華夏傳統哲學毫無邏輯可言,不重於辨理,卻盲目提倡尊君及盲孝,然後經歷數千年演化的華人,终形成了一幅缺德、盲從上級及不理性的民族性。在華人圈子高高在上的,往往為皇袍加身的獨裁者,而十數億犬儒華人也沒能成功爭取民主,他們大量出走本地,移民外國,把自己的惡德劣行散播全世界云云……可以說,華人,尤其中國大陸人乃世界邪惡之根源亦不為過——華人區暴政肆虐,社運失敗,難道不是華人DNA所致嗎?

可是,全球社會問題的根源,卻比我們想像的複雜,而我們往往沒有足夠的視野去認清問題真相。我們單方面批評習近平等等中共獨裁者,卻忽略了他們家族成員無一例外為美國藉的事實——那中共領袖究竟服務於北京利益,抑或華盛頓的利益?中共為什麼不投資於中國本土,卻花去數以億計的中國人血汗錢,購買美國債券,資助美國的城市建設甚至國防軍事研發?中國的經濟開放政策,是有利於中國本土利益,抑或幫助了美國企業壓低工資、環境保護及其餘種種生產成本,謀取暴利?西方於中共暴政背後扮演著一個怎樣的角色,是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

西方文明之強盛,政治哲學及民主制度之精密及偉大,毋庸置疑。但近年的西方,還是否抱持著先賢對正義與自由的信念,還是不是很多香港人所憧憬的天堂?根據本人於其中一個西方國家——澳洲留學的實地觀察,答案是「否」。

與英美兩國不同,澳洲沒有太多實力豐厚的創意及重工業,一向以礦業、農牧業及專利技術成份較少的工業,以支撐出口及內需,維持經濟運作。但近年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對澳洲礦產需求龐大,加上大量中國熱錢及新移民湧入,澳洲人開始不務正業。聯邦政府仗著礦產稅收豐厚,便大舉增加開支,不怕年年赤字。澳洲地產商及人民也恃著樓價高處有高,便不斷大興土木,及參與房地產投資與抵押借貸以謀暴利。而已,這些舉措卻托高澳元幣值,嚴重破壞了澳洲的多個傳統經濟引擎——例如工農業出口,使它們頹敗不堪。現在,好了,一旦中國經濟不再高速發展,甚至債務危機爆煲,中國人不再富有,他們無需要再購買澳洲的礦材大興土木,也無餘錢繼續投資澳洲房地產,而現在澳洲聯邦政府卻負上了數千億澳元的債務,及澳洲城市那十年內升了將近一倍的泡沫樓價,還未算上十年以來數百萬計新移民,對公共服務及社會福利的需求增長。那澳洲這國家的未來將會變成如何?問題的答案已寫在了天花板。

澳洲的社會上流,利用這股由他們自己——政府及商界聯手營造的投機風氣,聘請廉價移民勞工、樓價暴升及礦材出口賺過盆滿鉢滿。他們深知自己不需為任何後果負責,因為澳洲納稅人會為他們孭鑊。他們會安坐於豪宅區的住宅,甚至移民外國,喝著紅茶,吃著精緻的糕點,看著澳洲民眾在不久的將來,上街吶喊反對政府削減福利及加稅。而已,澳洲人民對整件事的了解及反應,是本人最感到驚訝的地方——一個西方發達國的人民,多數的他們卻對問題嚴重性毫無了解:他們選擇對接二連三的不公事件沉默,同時又希望在投機潮流下奪一把金;他們樂於投身地產及在壓低入學標準,大量接收中國留學生的大學任教。大家都不希望輸蝕給對方,要極力爭奪短期利益。但長此下去,澳洲民眾自己的未來將會如何?他們沒有興趣去想太多,就如中國及香港人一般。

上述的惡劣情況,究竟是否僅僅出現於澳洲?答案是「否」。最經典的例子,是四個主要英語系西方國家:英、美、澳、加的「多元種族」移民政策。近年,越來越多學術研究顯示,大量接收移民無助於改善人口老化及經濟發展,反加重了各種公共服務及福利開支的負擔。那為什麼還要搞「多元種族」?那些學者沒有直接開出答案,但他們都不謀而合的表達了很多類似的觀點,例如:大量移民湧入,明顯拉低了工資水平,這顯然有利於大企業去壓低聘請工人的成本,然後再一次的,將公共服務及福利開支的成本轉嫁於民眾,由納稅人孭鑊。當然,同樣地,沒有太多西方民眾意識到事情真相。反對大量接收移民的人,只會小打小鬧,無所作為,而更有一大部份的人,響應政客的呼籲,為新移民爭取「平等」,極盡其事証明接收新移民有利於國家利益。

西方先賢的辨理精神,於西方民間五癆七傷,並慢慢遭到鄉願,濫情,動物本能式的思考慢慢取而代之,而毫不遵從道德遊戲規則的政府及企業家,則利用先賢遺留下的道義、信念及制度,以掩護他們那醜陋不堪的功利主義。

credit: https://4add.files.wordpress.com/2011/04/nafta2bglobalisation2basean2beu.gif

credit: https://4add.files.wordpress.com/2011/04/nafta2bglobalisation2basean2beu.gif

西方正義與道德基礎,已然逞現崩潰之勢,這就是這些西方國家的現況。他們的帝國主義剝削計劃—:溫水煮蛙,配以政治、傳媒及教育,一步一步的愚弄民眾,吞噬民眾利益,而被弄蠢的民眾則十分享受被慢慢加熱的溫水烹煮。西方上流有了錢,便投資於軍事及金融領域,以各種手段除掉不聽話的別國領袖,並研發出各種透過全球化作出金融狙擊,及供以他們逃稅的手段,軟硬兼施把帝國主義的魔爪伸延至整個世界,使他們可以剝削更多的人,變得更為富有。

取代舊時代的君王專政,法西斯及共產主義暴政——一個全球化、新自由主義及官商勾結的新「邪惡軸心」已然形成。回到中國與香港,我們的政治問題,與邪惡軸心不無關係。中國及香港的政客與商人,有多少的他們親屬甚至他們本人,並無持有外藉護照?那他們究竟是向誰效忠,忠於那裡的利益?假設民主中國出現,民主政府關掉血汗工廠的大門,究竟會損害了誰的利益?

我們的每一天,都充斥著極大量的資訊,但這些資訊一般無助於我們去問正確的問題,以定下正確的解決方法,卻使我們與事情真相及真理漸行漸遠。如果我們想得到正義、自由與幸福,我們應該看清事實真相,而非一些不明來歷的英藉才子及挪威人的片面之辭。不先讀讀書,搞清楚歷史事實,卻憑空想像,以今推古,以現代華人的失敗,推論整個華夏文明之頹敗,推卸責任至華夏身上,然後把邪惡軸心,想像成會協助香港人爭取自由與民主的英雄。這無助於解決問題,卻徒浪費時間罷了。香港的問題根源不在那種地方,而能拯救香港的也不是那位「英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