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這個潔癖社會(香港也是),只要你抗爭,反對體制,總會有左膠要求你像聖人抗爭。不能暴力,不能吵鬧,不能出格,不能示威。反課綱的同學們在和平的抗爭手段中已盡了最大的努力,完全按照左膠的潔癖要求,但自然這種抗爭對國民黨政府不痛不癢,全無壓力。

相信反對課綱的同學都有重重的無力感,一般的手段根本無法逼使國民黨政府改正,而激烈的手段又會被說成是暴徒。林冠華是一個令人心痛可惜的好領袖,他犧牲了自已,以死明志,用傷害自己結束生命的方法,希望最終可以阻止去台灣化的課綱推行。

一個滿腔熱血的青年,用盡一切手段,理性的溝通嘗試過了,和平的公民抗命也做過了,最後還逼得他要自殺,課綱的政策仍未有分毫轉變。

為一個暴政自殺死諫,斷然不值得,但他的死如果能改變潔癖的社會,令社會反思在暴政面前用和平理性非暴力表達意見,到底有何作用呢?從而令社會輿論支持用更激烈或體諒抗爭者示威者無可奈何底下的暴力示威,最終推翻暴政的話,他的犧牲就是社會覺醒的轉捩點。

請台灣有良知的諸位,別讓林冠華白白犧牲。
林冠華,是真正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