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是老的辣。香港大學眾學生群情兇湧,衝入會議室包圍老賊,竟被一招共產黨式扮傷博同情,就化解了學生的蠻勁。

學生的確說到做到。然而,衝進去後,若果老賊仍不就範,該怎麼辦呢?似乎這裡是個永遠的空白地帶。衝入去一刻,就決定了用老賊本身做談判籌碼。一放人,就是放棄談判籌碼,必然Game over。剛衝入去時,在場學生是很堅決不放人,「唔俾走!」喊得絕對堅決。

為什麼最後還是放人呢?學生會會長不能高呼「唔俾佢地走!」,一放這種狠話,非法禁錮的罪名上身,可不是學生光環擋得住,所以學生會會長還是說「你地想走係Feel free,不過走左唔好返黎。」。可是在場其他學生聽後真的認為要放人,沒有自發說幾句「好迫!」「冇位!」,然後原地站立堵住去路。恐怕學生之間的空白地帶,是默契。默契的前提,是對「衝」的嚴重性有多清楚,而在場學生對這種嚴重性,是無知的。當然還有被老賊看穿的道德底線,也是無知的一種。

在場還有另外一個因素,就是港共黑警似乎急不及待衝入校園做校委老賊的私人保鏢。不過本來會議室就被一群醜陋老賊把持,再來些人面獸心的黑警,畫面更震撼。何況會議室空間不大,黑警衝入來後,還會有空間給老賊表演插水嗎?牠還敢插水,恐怕就被踩成肉醬。

這次學生是無知了,是次無功而還,心裡大概是一萬個後悔。老賊逃出後大放厥詞,更令人咬牙切齒,恨不得丁蟹上身,把那群老賊由十樓逐個丟出窗外。但願學生們不要氣餒,繼續找出突破口,背水一戰。

老賊放了無恥大絕招,醜態盡現。港共黑警入校園的保送,更把這群甚麼教授拉到像陳淨心、石房有等土共之流。但坦白說,盧賊無恥插水的客觀效果,是促成是次行動失敗的因素之一。所以網上的大量惡搞插水圖,如果你還覺得有笑點可言,就請驗驗貴宅水喉含鉛量是否超標。

年老而無恥的,一定不只是校委會老賊。學生熱血在騰的之際,何式凝、陳淑莊、葉建源和梁家傑之流,在做盡一切打卡、大合照、宣佈甚麼最黑暗的一天云云的香港中產DNA行為。這些令人作嘔的舉動,從來不會少了他們的份。突破自己的,應該只有吳文遠一個人,他每一次現身都可以柒過以前,真的充滿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