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要起一條駁唔埋嘅港豬噢大橋

起一條只可以降落嘅第三跑

要俾其他廣東地區貴幾倍嘅錢買東江毒水飲,仲要感恩

689收5000萬無咗影

7警打人拖到依家

痰胃豬依啲共狗可以入老廉

一個大陸“俾“香港嘅普選,最後話俾香港人知係用嚟試我地

李國章當年攪教改,害死老師仲可以繼續遺害大學

搵大陸建築商整鉛水俾我地飲,但係仲要用繼續大陸建築商

好離譜咩?你話最黑暗一天咩?

依家話你知,你都傻嘅,原告變被告,用個胸襲警都可以告得入,仲要判監

陳碧橋話佢好_驚呀,佢心諗:奈得我何咩

點解人地可以咁串?

起機場第三跑嗰陣我講,問題由始至終就係我地俾唔到政府有力嘅打擊

我地對荒謬嘅事開始愈睇愈慣,今日見到一套九品芝麻官真實上影都只係予以譴責,第日發生更離譜嘅事呢?有女士俾人強姦仲要俾人告,我地仲係咪示威鬧可恥就算?

聽日話你知有班校長唔叫救護車害死人係唔洗負責,咁係咪全部人直頭坐係度當無事?

俾着係其他地方已經暴動喇

係咪仲享受緊嗰種和平抗爭受國際讚頌?讚完呢?有咩用呀?

人地啲國家最多咪鬧政府兩句,有無見過佢地抵制大陸?

以前就算64死咁多人,過咗一年,抵制或者斷交大陸嘅國家咪又為咗利益同大陸拍返晒膊頭,香港人要生性呀,靠自己喇

前幾個月仲可以話法庭仲係三權分立最後一度防線,依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