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十四年前,某大電視台的午間節目個人表演環節片段,被人上傳至Youtube,該表演者舞姿怪異,歌喉奇差,當時被當評判的演員彈得一文不值,嘲弄得體無完膚;網民也極盡恥笑之能事,改圖、改片、嘲弄挖苦層出不窮,亦從未間斷。但今日該表演者再現身姿,迎接他的已是與當年全然相反的光景——在公開的大舞台上表演、有美女舞伴,台下觀眾掌聲如雷熱烈歡呼。諷刺的是台上的主角,一切跟十四年前相比幾乎沒變,只是身形暴脹了幾圈,也成家立室了。到底這是甚麼回事,他是憑甚麼扭轉了不利的局面,變成得到今日的掌聲?

在Malcolm Gladwell所著的《引爆趨勢》一書中,提到了「謠言效應」。一則謠言到底由甚麼元素構成?有研究指出,謠言的基本結構是有三個過程,分別是「簡化、強化、同化」。「簡化」即是將事實大幅精簡、「強化」是將已精簡的部份以誇張的手法潤飾、放大,賦予浪漫元素或戲劇張力,最後是「同化」,令每個聽到謠言的人都廣傳開去,有如散播病毒一樣,在身邊朋輩建立共同印象和認知。

曾經有一段日子,網民曾嘗試起出主角阿舜的底細,但是久經努力依然不果。然後就有人懷疑阿舜已經不在人世,之後巧合地有人查出03年因患上沙士而死亡的死者名單當中,錄有阿舜的名字。在此之後整件事就變得疑幻疑真,甚至開始有不少關於阿舜下落的傳言出現,一時間鬼影幢幢,為阿舜這名字蒙上層神秘色彩。

阿舜的人物形象經過網民的改造後,再歷時十四年沉澱,網絡能將事件永久存底特性,令阿舜的糗事歷久不衰,經常再次被勾起。幾乎人人都曾問過︰「阿舜到底在哪裡?」,於是他的名字因此累積了知名度,變成一個不再露面的網絡名人。

阿舜到底在哪?這是大眾一個共同的探問,大家都期望得知答案,呼應他的首本名曲裡的歌詞「沒有他,很想去捕捉他」。於是時至今日,阿舜忽然橫空現身,原來他沒有死,他為大家製造了驚喜,滿足了積壓良久的情緒,同時收割了在網絡環境中不斷自然滋長的名氣成果。最後他在台上為大家演出,一切均沒兩樣,招牌的古怪舞蹈、走音掉拍的唱腔、依舊「旺角」的形象,時間在阿舜身上彷彿凝結了,一首〈娃娃愛天下〉貫穿了時空,令大家有如回到十四年前一樣。

有人認為阿舜起初被全世界嘲笑,但他沒有放棄,「堅持」了自我,最終贏得全世界的欣賞和認同。這種論調,把阿舜的際遇描繪成「勵志」故事的模樣,並與其他本來為世所不納,最後守得雲開的人物相題並論。但很抱歉的是,阿舜的故事和勵志二字絲毫沾不上邊,他沒有阿源的發奮圖強、修成正果;也沒有黃夏蕙的敢作敢言,無視世俗眼光Cosplay艦娘擁抱年輕人的世界。

阿舜也許在最初受了不少屈辱,但他在蟄伏經年間欠缺努力,十四年如一日毫無進步,他根本沒有值得學習和鼓勵的地方。

說穿了,他只是個誤打誤撞,在一個變得渴望諧趣人物的時代「復出」而已。充其量只是選對了時機,坐上了潮流趨勢的便車。然而他那種逗笑,並非經過千錘百煉所得來的搞笑藝能。所以這種所謂「成功」,笑笑就好,根本不值得羨慕和鼓勵。

在一個變得不歌頌努力磨練實力的時代,很多人都想走「派膠成名」的捷徑,成為Andy Warhol口中「成名15分鐘」的話題主角。這種風氣正越吹越茂,在腐蝕社會追求高超實力和技藝的良好期許。你看今日風水輪流轉,阿舜剎那爆紅,就拿江華的潦倒際遇相比,多踩一腳,宛如當日奚落阿舜一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年江華對阿舜的評語不公道嗎?他也算是很客氣,他有外表、也有演技,但落得今日的田地,正是當今社會現況的寫照,照理悲傷也來不及。

遙看日本各個領域不管是科技抑或文化,均有不少青出於藍的後浪。全因日本人素來追求實力,崇仰強者,在其背後亦步亦趨,緊貼迫近,時刻想要超越;而我們則仍是抱著「時勢造英雄」的被動心態,望天打卦,祈求機會降臨時來運到。結果新生代不知自強不息,變得更無力推翻老舊輩的無理統治,就不要再找藉口。年輕人的情況猶如台上興奮地跳著骷髏舞的阿舜,台下老人家帶著獵奇心態的恥笑,心想年輕一輩十四年如一日就好,不要貪圖進步,結果大家就白白葬送了自己的未來,有份鼓吹的都是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