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辛苦,三頭惡魔犬終於被消滅。但為了要手刃這三頭惡魔犬,所需要的代價已經是數十條性命。失去心跳的惡魔犬告訴我們得到混亂的短暫平息,但無人因此感到喜悅,村莊的凌亂和親友的喪生,都使得倖存者面無血色,明白到戰爭已奏上序曲。

隨著這場「小戰爭」結束的一個月,村民仍未從傷痛中帶有半點起息。昔日和諧的村莊一瞬間變得滿佈罪案的地方,搶奪物資不在話下,最近經常有小孩(尤其是女童)經常失蹤,似乎成為了人口販賣組織的溫床。面對自己子女的無故失蹤,很多父母都無瑕理會,寧願繼續徘徊於恐懼之中,亦不肯四處跑動去尋回自己骨肉。而在戰爭過後,塞孟也消失了,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突然傳來一陣久違的呼聲:「哈赤凡將軍來了!我們有救了!」,這份喜悅震動了各方村民,驅動他們的身驅前往去聲音來源。「哈赤凡?這個名字很熟悉。」米卡爾因此亦走去趁熱鬧。

仰望著馬上壯健的身軀,高舉手上的戰斧,高聲向群眾大呼:「大家苦等了,我們是來保護你們的!」。果然無錯,他就是新聞報章經常提及的風雲人物-哈赤凡,在過去的戰役中英勇上前殺敵,在媒體上經常談論昔日的英雄事蹟,被萬民憧憬著的英雄,亦是米卡爾出生入死的戰友。

「我們已經從遼望台中找到魔界之門的大約位置,」哈赤凡繼續去訴說他前來的目的:「現在我們要盡早組織遠征隊,前去封印魔界之門,有志者快到旁邊報到!」,明明哈赤凡說的並不是甚麼能牽動人心的豪情壯語,但的而且確,村民的情緒變得高漲積極,似是找回了人生意義。是的,在混亂之世,眾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乏力無助,不知前路如何,他們需要一個英雄為他們引路,他們需要一個偶像去崇拜。在此刻,哈赤凡就充當了這種角色。

哈赤凡下馬後立刻就從眾人當中發現米卡爾的臉孔,隨即變得像個雀躍的孩童,前去熊擁米卡爾:「我的老朋友啊,很久無見啦!」。米卡爾遇見昔日戰友固然高興,但同時亦散發出一種自卑,在過去,大家都是平起平坐的士兵。如今,一個作為萬民擁戴的真英雄,而另一位則是妄想成為英雄的「地底泥」,地位早已變得南轅北轍。

哈赤凡越是熱情,米卡爾就越是自卑。

在哈赤凡的影響力下,在村莊中召集到的村民與原有的士兵加起來,已有一百多人。遠征隊隔日正式出發,誓要盡快封印魔界之門。哈赤凡很喜歡找米卡爾說話,談及當年往事。米卡爾其實不太願意,因為職級已經今非昔比,自尊心促使他有所避諱,但他有不知如何拒絕哈赤凡的好意,只好繼續跟他回想當年。

那時某處突然射出亂箭,久經訓練的士兵隨即作出反應,形成護盾保護哈赤凡。而剩下來的士兵則形成兵陣前去攻擊惡魔,相比之下,未經訓練的村民完全不知如何招架,只懂拿作兵器作適當防衛,起碼可以保著自身性命。

哈赤凡不斷從後指揮戰鬥,但前來的惡魔愈來愈多,則使再好的戰略和兵陣,也難以抵擋如此多的敵軍。惡魔開始突破前陣,要由本是保護哈赤凡的「護壁」拆出部分士兵去抵擋。米卡爾開始引領毫無戰爭經驗的村民作出輔助,彌補士兵的防守空隙。

面對這種沒完沒了的持久戰,不論士兵還是村民,也消耗了大量的體力,士氣已經大不如前,眾人都心想:「為何哈赤凡將軍還未參戰?」。情況雖然惡劣,但也未必無勝算,而將軍的親征成為了增加士氣的關鍵。哈赤凡的「護壁」也愈來愈薄弱了,惡魔也不是無智慧的,看此時機全力進攻哈赤凡的位置,利爪邁向哈赤凡的頸旁。

哈赤凡的近身護衛立馬擋下惡魔的利爪,米卡爾猛力扯走哈赤凡,帶他到較為安全的地方:「為何不親力戰鬥啊?這個部隊需要你啊!」,哈赤凡的另一近身護衛幫忙答道:「將軍是不能戰鬥啊!」,「甚麼?」米卡爾滿心疑惑的問:「真是奇怪,哈赤凡昔日的英勇我是有目共睹的,為何你說他不能戰?」,近身護衛邊擋下攻擊邊說:「別多問,你快帶將軍走!我等稍後匯合。」

哈赤凡和米卡爾騎著戰馬奔馳,走到沒有惡魔的平原上。米卡爾捉緊哈赤凡:「答我!為何你不能戰!?」,哈赤凡終於敢幾這秘密說出:「自從上次戰役以來,我一直都懼怕著戰鬥⋯但國家跟我說:『雖然戰爭結束,但人民還在戰爭的陰影,他們需要一個精神依靠。』,所以為求社會安穩會迅速發展,我被賦予『成為英雄圖騰』的職責⋯」

米卡爾聽後極度震驚,根本不能同時兼顧四周狀況,內心極為忐忑:「這是甚麼回事啊⋯被認為是英雄的人,竟然是被創造出來的假英雄,而他們則盡享榮華富貴;相反真正有志保家衛國的,則長年不得志,成為萬民嘲笑的失業漢?」。在米卡爾苦思的同時,一頭獸型惡魔趕及,並向著哈赤凡咆哮。

哈赤凡嚇得要死,拉扯著米卡爾的手臂:「快救我,快救我!」,米卡爾不知是故作聽不見還是精神仍未正常,毫不理會哈赤凡的哭訴。惡魔愈來愈靠近了,其唾液滿是流向草原之上,作為壯漢的哈赤凡驚恐得快要失禁灑尿,祈求上天打救。

那一刻,神明真的打救了,一瞬的刀光劍影,將惡魔就地正法,留下只是冷漠的一句:「你們太不像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