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讀蒸魚安《聯繫匯率的政治性》一文,再參考安兄好友《論香港匯價、物價、樓價關係》之文章,把數年來對香港貨幣政策的不滿總結起來,兩者的觀點也讓筆者茅塞頓開。小弟對兩者所提出的看法深表同意,聯繫匯率的問題,可算是目前香港所遇到的民生問題(如樓價高企)、經濟問題(如產業過分單一),以致政治問題(如蒸生所言,乃目前政府仍不倒台的原因)的根本。對此,筆者想藉本文再讓讀者再思聯繫匯率與香港人的未來(順帶一提,徵文比賽還有兩天就截止咯)。

Impossible_trinity_diagram.svg

經濟學有一個很著名的理論,叫「三元悖論」(Unholy Trinity)。意思是,一個國家在金融政策上,不能存在以下三者(詳細可參考維基百科條目):資本自由進出(capital mobility)、固定匯率(exchange rate)、以及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monetary policy)。理論或許比較難懂,使用例子或許比較簡單:

1. 固定匯率+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
顧名思義,就是藉著自己的貨幣政策,去鞏固自己的匯率,以防過大的經濟波動,但這樣做,就會影響資本能在本國自由進出。感謝鄰國為我們提供例子:它為了經濟能高速發展,多年來透過貨幣政策去限制人民幣升值。

2. 資本自由進出+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
資本能自由進出,而國家則透過貨幣政策(例如:調整利率)去「控制」其經濟,例如以防通脹/通縮、經濟增長等,但這樣卻不能控制自己的匯率。很多發達國家,如澳洲、日本、英國等,多採用這個政策。

3. 資本自由進出+固定匯率
這就是香港目前所使用的政策,詳細可參考蒸兄及其好友的文章,本文不作解釋。

蒸兄與好友在他們的文章裡大力批評香港實行聯繫匯率所帶來的經濟及政治問題,有意無意想把目前的狀況打破,而蒸兄更提出:「我等就要打倒聯繫匯率,使香港和中國的政治因素足以令港元急跌,使中國人持有的港元不再值錢,令香港經濟因為急速的通脹而馬上惡化,將香港人推向革命。」筆者對此想法非常贊同,畢竟以香港人(或稱「港豬」?)「搵錢為上」、「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性格,若不等到社會崩潰,全民快餓死的邊緣,都未必出來抗爭。但筆者對於脫鉤一事,還有一些疑問需要處理。

第一,香港最值錢的東西就是其穩定的金融體制。若港元與美金脫鉤,以目前香港的政治狀況來看,如蒸兄所言,必然會令匯率大幅波動,然後經濟惡化,香港人走投無路之下,必然走上街頭推倒政府。經濟不景,導致人民上街,這話不錯,畢竟十多年前的七一大遊行,五十萬人倒董經已證明過,但問題是,推倒了,然後呢?這樣問或許很左膠,但由於香港產業過分單一,沒有了賴以維生的金融體制,重建?談何容易。再者,即使經濟、政局不穩,以香港人的性格,大不了移民,香港淪陷前也是這樣的光景,難道你真的相信香港人會和你這班抗爭者餓著肚子推倒政府嗎?

第二,若沒有了聯繫匯率,香港應走哪條路呢?香港若為民主國家,多會走容許資本自由進出並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但正如前文所言,香港產業過分單一,又有什麼方法去調控自己的貨幣政策藉以影響經濟呢?要知道這不是弄弄利率那麼簡單。而更嚴重的是,香港背後還有一個中共,為了香港的「繁榮穩定」(以及自身的利益),他們有可能意圖把港元與人民幣掛鉤,那時的後果真的不敢想像。

第三,脫鉤欠缺一個誘因。先不說香港中產、富豪不會希望香港經濟崩潰,對於聯繫匯率最大的得益者-中共來說,脫鉤簡直是親自把自己一隻會生金蛋的鵝殺死。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各方為了自身的利益,必然不容許香港經濟動盪,更不要說與美元脫鉤這等對他們來說乃「胡作非為」的事。筆者相信,對他們來說,如其讓港元脫鉤,倒不如讓中共經濟大衰退(也即大家所說「支爆」),然後在當中撈撈油水來得實際。再者,香港沒有外交權,雖然擁有自己的貨幣,但不能自己說脫鉤就脫鉤,在這必須感謝黨和國家。

雖然筆者和蒸兄一樣希望港元能及早脫鉤,但牽一髮、動全身,脫鉤了,香港必然會經濟大亂,但想深一層,未必會為政府帶來衝擊,反而有可能加速淪為中共國的附屬品。香港樓價的問題,經濟問題無法影響政治的問題,筆者深表明白,但這個問題到目前為止,仍然是一個死局,這亦歸咎於香港經濟上這些年來過分依賴中共所致(當然這也是中共蠶食香港的策略之一)。要解開這個死結,首先必須從香港經濟上獨立自主性開始,發展本土產業,減少對金融業的過度依賴(雖然這個非常困難),其次就是唯有等待「支爆」的時機,希望這樣能拯救受聯繫匯率影響的夾心階層(大部分是年輕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