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同窗陳仁傑曾於2013年寫過一篇名為《論香港匯價、物價、樓價關係》之文章,指出聯繫匯率令香港失去貨幣政策自主權,無法控制物價通脹和樓價。兩年後,經歷中國殖民侵略之加快,我對聯繫匯率有更深入的反省,更驚覺到聯繫匯率背後的政治性,遠超我當年與仁傑之討論。然而,本土派文人竟甚少談及,本文將會進一步指出聯繫匯率背後的政治意義:對中國殖民統治的意義以及對港共政權的意義。

聯繫匯率是港幣的匯率制度,將港幣匯價固定在大約1美元兌7.75港元(事實上仍容許小幅度的價值波動,所以本文寫作時實際港幣匯率約為7.75港元),以維持港元穩定。匯率就是貨幣A與貨幣B交換的價格。港幣這種固定匯率在現時國際並不常見。絕大部分貨幣都是實行自由浮動的,價格完全由市場決定。另外也有國家會將匯率限制在一個區間內上下波動,例如新加玻的玻紙和中國的人民幣,當價值高於價值上限或低於價值下限,政府即會入市干預調節價格。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5.57 am

採用固定匯率雖然可以相對穩定貨幣價值,但代價很大。第一,要維持固定匯率,港府必須保留龐大外匯儲備,不斷在港元兌美元之市場上買賣港元和美元,以維持固定匯率。第二,為了維持匯率,港府之貨幣政策就非常被動,必須跟隨美國之利率增減,以免匯率大幅波動,皆因利率與貨幣價值是相關的:加息即會使貨幣升值,減息則會令貨幣貶值。但由於港元要維持兌美元之固定匯率,故無法自由調節利率,必須盲目跟隨美國聯儲局之利率。無法自由調節匯率,就無法自由調整貨幣價格以調整遇通脹或貿易逆差。

既然如此,為何港府仍堅持聯繫匯率,對於任何反聯繫匯率之聲音都極大反彈呢?

第一個顯然的原因就是要維持港幣價格穩定,避免香港的政局不穩大幅影響港元匯價,減低政治危機帶來經濟危機的可能性。香港在淪陷後政局非常不穩,受制於中共,不明朗因素多,尤其舊年發生的雨傘革命,無實質的政制改革令人對香港前境信心減弱,在其他國家,這足以引發經濟危機。

近年的馬來西亞就是一個好例子。近因方面,國陣貪污日益嚴重,首相納吉捲入一馬公司貪污醜聞,而且今年四月開徵的6%銷售稅打擊了消費意欲,加上政府債台高築,市場就出現拋售馬幣。遠因方面,執政聯盟國陣長期貪污,胡亂舉債,行政效率低下,基建難以想像的差(到過吉隆玻旅行坐捷運或市郊區間車的人就最能體會),也拖低了馬幣價格。馬幣兌美元己經由高位0.31770美元跌至0.261的低位,12個月內下跌了16.82%,遠在200天線及150天線之下。雖然馬來西亞透過控制媒體和濫用煽動法逮捕異見分子的方式維持統治,令抗爭比香港更艱難,延長了國陣的壽命,但其統治危機在政治問題所引發的經濟問題進一步威脅之下,已經產生了新的政治問題。經濟不景的第一個怪罪對象從來都是政府,而經濟問題比政治問題能夠引起更多人關注,加上經濟危機下產生的失業人口走上勇武抗爭的政治成本較低,其抗爭的動力也相對較大。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6.09 am

然面,在聯繫匯率下港元卻未有出現如此情況。港元兌美元匯價未有因為去年雨傘革命而大起大落,52星期高位為0.12903,低位為0.12860,12個見內只是稍為跌了0.02%。這就是實施聯繫匯率之結果。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6.18 am

在政治上,香港政府自主性甚低,社會反對聲音強烈,政治前景不明。面對香港的高樓價、紅色資本入侵、非粵語中國移民社群殖民、部分必需品被迫依賴大陸進口、經濟單一、政制不民主等,港府皆無力自行解決。如果港元自由浮動,其波動或許比馬幣還要大,但在三千億美元的外匯基金支持下,聯繫匯率卻把政治和經濟的不穩絕緣了,令市場對香港政府之信心危機始終只是停留在政治層面,而無法影響至經濟層面。單是外匯基金的三千億美金儲備,已經讓評級機構無法質疑港府的財政穩健,即使香港政府互相揮霍,在各種嚴重超支的基建上(高鐵是最好的例子),政治問題始終無法產生經濟問題,從而減低了社會對政府的不滿,亦將港府的壽命延長了。因為只有經濟危機才能增造大批絕望而且憤怒的失業工人,其人數和影響力遠高於學生;這群人一旦投入反政府之勇武抗爭,政府就隨時倒台。

保持聯繫匯率對港府有利之餘,亦對中共有利:利用與香港緊密的貿易關係,不斷換取港元。港元是國際貨幣,價格穩定,比人民幣可靠得多,一旦基礎不良的人民幣將來因為甚麼經濟危機而崩潰,人民幣就成為中共貪官和奸商的保障。根據金管局出版的The Premier Offshore Renminbi Business Centre(見下圖),人民幣在港存款已經由2009年不到一千億人民幣急升至2014年的一萬億人民幣,增加了十倍。由於中共將港元當成是穩定的外幣投資產品,所以彼等必須維持港元穩定,支持聯繫匯率。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6.30 am

中共整個投資策略有三步:
1. 不斷增加港中貿易額。
2. 香港自中國入口多於對中國出口,故向中國進口商支付港元或人民幣,資金流出香港。
3. 令港幣流出大陸,人民幣流入香港。

下表為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港中貿易額數據(單位為每百萬港元)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7.08 am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7.15 am

圖中可見,除了2009年以外,香港由中國的進口一直增長,由2003年的七千八百五十億港元增長至2012年的一萬八千四百億,較2003年激增了134.32%,然而香港對中國出口卻由2003年的三百六十七億港元跌至二百六十億,較2003年下跌了接近三成。結果,香港自2003年一直對中國出現貿易逆差,2012年已經高達一萬八千八百四十億港元,竟較2003年的七千四百八十億高出142.34%!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7.23 am

嚴重貿易逆差導致與貿易相關之資金傾向由香港流出至中國。下表為統計處記錄由1998至2013年間港中兩地直接投資流向的數據,DI inflow為自中國流入香港之直接投資,DI outflow則為自香港流出中國之直接投資: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7.32 am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7.42 am

雖然流入和流出資金大致上升,但流出資金在整個時期內顯著高於流入資金,2000年和2013年是流出資金分別高達335.3百萬港元與396.9百萬港元。只有在2009年資金流入(214.8百萬港元)才略高於資金流出(201.8百萬港元)。2013年的資金流出比資金流入香港高出350.3百萬港元,是自1998年以來最高。

Screen Shot 2015-07-30 at 12.57.52 am

中國的狗官和奸商用人民幣在香港換取大量港幣作為投資產品,一旦人民幣因為中國經濟動盪而大幅貶值,其身家就得到保障,然而拿著人民幣的港人和香港銀行將會垮台。本來香港作為中國的殖民地,中國任何的政治或經濟巨變必然會嚴重影響香港的政治和經濟形勢。然而,由於港元與美元掛勾,匯價穩定,能夠抵擋來自中國的政治甚至經濟危機(例如:中資企業因為經濟困難而在港大規模撤資,引發香港股市暴跌),所以港元不會因為中國的政治經濟情況而大跌。一旦港元與美元脫勾,甚至與人民幣掛勾,聯繫匯率作為阻隔中國因素打擊港元匯價的絕緣作用蕩然無存,港元就會暴跌。

聯繫匯率是個絕緣體,令香港政治危機不會導致港元崩潰,也使中國問題不會導致港元插水。在這兩大因素考慮下,香港政府和中國政府自然就成為聯繫匯率堅定的支持者,無視聯繫匯率對香港物價帶來的影響。換言之,如果要令香港經濟形勢惡化得足以嚴重打擊香港政府管治,並且令那些來港避難的中資破產的話,我等就要打倒聯繫匯率,使香港和中國的政治因素足以令港元急跌,使中國人持有的港元不再值錢,令香港經濟因為急速的通脹而馬上惡化,將香港人推向革命。不過,聯繫匯率的其他得益者,包括香港的土豪,還有美帝,必然會阻止這情況發生。至於美帝如何在政治上受益於聯繫匯率,以及彼會否有放棄香港經濟,容許香港經濟急跌以打擊中國統治的話,這就是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