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場英雄地,本應公平較量,彼此以球技分勝負。卻有無數小人,為了利益,得到球證同情,把本應在劇場施展的演技在綠茵地上賣弄。這些無恥行為理應受到世人唾罵,但常言道:「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要做賤人,就要賤到底,插水也是一門結合演藝、人體力學和心理學的技術,像某人一樣突然躺下按住膝頭,那其實是侮辱了插水。以下我們就來探討一下,怎樣才算是成功的插水?

掩住良心最緊要

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要埋沒良知,在插水時你並不需要這東西。明知道所作所為是在陷害無辜者,從而取得利益,但也絕不能有一絲愧疚神色。演戲有所謂方法演技,就是要完全融入角色中,套用在「插水」時,就是要真心相信自己真的被人踢了,假如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麼插水時動作就會不夠逼真,神色就不夠痛苦,這樣很容易會被球證識穿你在演戲。

204201059701

插水,也需要由內到外,再由外到返內。

確保敵人在你附近

插水最需要什麼?其實不是演技,而是對手。等於打邊爐個爐最重要的道理一樣,沒有人能踢到你,你怎假裝被踢?所以,請確保你周遭有一個敵對球員,而他所處的位置在邏輯上是能夠攻擊你,那樣你才能施展演技,否則,你只是一個跑步中途仆街的傻仔。

5158548390813714_89cd0c5db8e58056abf4a63d5fcc08af46643e1498fe44cc1c2360aa7f668f6d_large

托利斯先生其實尚算合格(旁邊有敵人),但距離還是略遠了一點,這樣很容易被球證看出破綻。

拿捏好插水的時機

這一點技術難度要求十分高,你需要掌握敵人向你衝過來的方向,腦海中模擬被踢或被撞的反作用力,然後身體再決定相應的跌倒動作。假如跌倒的時機過早或過遲,整套動作就不夠連貫。假如真的只是演戲,大不了NG再來;但你卻是在插水,一次犯錯足以換來黃牌。

假如你裝作被人從後鏟跌,那你應該向後倒;假如你模擬被推跌,那當然是向前傾;假如是肩膀撞肩膀,那麼就是向受力的反方向跌—對的,以上是在講廢話,但很多人在插水時卻做不到,例如某人聲稱膝蓋被撞,身軀卻是垂直跌倒,淪為笑柄。

5698424417821714_a49604a4cc1a7987dd80f2f4278760964273e8558476b26f3a16469ff625ddd2_-original

C朗老師示範了教科書式的插水,在林伯特最接近身旁時才跳起仆倒,整套動作筆者給予十分滿分。

反應要合乎邏輯

很多人以為插水只是躺在地上滾兩滾,慘叫幾聲就是了,錯!既然被踢/撞/打了,就是身體有地方出現痛楚,那麼正常人是應該要按住發疼的位置的。但是也要注意,假如你在模擬被人踢到腳,你就應該按住腿部,假如你摸擬被人用手肘打到臉,那就要按住臉部,但卻有很多人明明是腳部被踢卻在掩臉,左腳被踢卻在按住右腳,差!

李華度同學就做了個拙劣的演出,但球證還是像港豬一樣盲,給了對手一張紅牌。

李華度同學就做了個拙劣的演出,但球證還是給了對手一張紅牌。(用波省人終是不對的。)

還有,假如你被踢中了,理應很痛苦才對,那你臉上就不應露出笑容。假如被手肘打中臉,掩臉時也不要張開眼睛,記住你是很痛的,雙目緊閉才有說服力。同樣,當你在裝暈,你又怎麼突然又抬起頭來?

就是這一幕,令巴斯基斯榮升影帝。

就是這一幕,令巴斯基斯榮升影帝。

笑什麼呀你?

笑什麼呀你?

導演一日未嗌cut,場戲都未完

有些球員插水的演技很厲害,動作很逼真,心理質素卻有點差,例如下圖的大衛韋拿先生一樣,記住導演未嗌cut……在球場上就是球證一日未吹罰,那場戲都要演下去,否則一時沉不住氣,之前的苦心經營就會化為烏有。這樣的人被指插水,當然不是侮辱,而是合乎常理的推斷了。

韋拿被皇馬球員抬起就發怒,忘了一秒前自己還在作滾葫蘆狀。

韋拿被皇馬球員抬起就發怒,忘了一秒前自己還在作滾葫蘆狀。

最後給大家看看大師級的插水:自製插水,不是盧醫生那一種。

5-ridiculous-soccer-dive

利申:以上文字僅為博君一粲,各大球星的迷不要來跟筆者較真。

利申2:插水是不道德行為,請不要在球賽中施展,若讀者因插水受到傷害(例如被朋友毆打),筆者概不負責。

利申3:筆者有「新界東巴斯基斯」之美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