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學生衝入校務委員會會議廳,說做就做,學生自主不用由一班聲稱代表社運的人所指手劃腳,這是一個好的方向。但筆者回到家靜下來上網看看面書,卻被一群常把社運資歷當成CV威風史的人氣到發抖,有兩三小事不吐不快,希望與讀者分享一下。

話說文化監暴召集人何式凝,一早就到達現場。可是「人圍堵你圍堵」,她卻走去了咖啡店自拍上載互聯網,還沾沾自喜露出勝利笑容。「仆你個街」,現在甚麼也沒有得到過你在笑甚麼?也不翻你舊帳說回你和你那個偽善監暴組織了。

「左膠」喜歡騎劫議題不是新鮮事,當中要數最經典莫過於「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這個Page長期用來Share「毒媒」資訊。最新力作是開了一個名為「等埋發叔」的專頁,極速被眼利的網民「踢爆」是一個切頭切尾的左膠Page。話說回來,其實筆者認為,若其專頁言之有物,即使立場不同,筆者也可以接受。但專頁竟然荒謬得質疑「會議室入面到底有幾多個學生參與過退聯,退聯果班其實係唔係直頭退左學唔見左」,事實是,衝擊群眾中不少都是退聯學生,如此低水平的質疑,筆者實在說到口臭不想再聽到。

到傍晚,成立了一個甚麼「港大校友關注組」的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同一大班所謂的「聲援群眾」聚在中山階。筆者滿心期待他們準備好衝擊,但結果是原來只是在「擺Pose」畀主流傳媒道玩「左膠影大合照」,那也算罷,影完就回愛字派一起收工不要回來好嗎?

可是,直到學生在樓上準備衝擊,這一群人卻只聚集在大樓下。這群人,一點也沒有打算衝上去聲援學生,相反只是坐著,亂叫幾句「可恥」的口號,又訴說不要暴力,教育界議員葉建源竟呼籲所有人集中向校委離場時表達訴求,只遞信就足夠。

後來,有在場人士指出其實大樓有另一部升降機可直達到地下,並提議應兵分兩路圍堵,但葉建源仍堅持駁回,並指應集中團結力量表達訴求,更有疑似「糾察」呼籲大家冷靜。最後怎樣?不難想像又變成一個大台與一堆沒有思想可言的群眾了。這群人,每當有學生回到樓下,疑似大台就帶領著群眾大喊:「港大學生加油!」、「為港大學生自豪!」,心中自我感覺良好到不得了。

也許,筆者也暗為香港大學孕育一班有勇氣捍衛本土的學生自豪。但這自豪感,一點也不值得這班坐樓下叫喊幾句口號的懦夫所擁有。不用說甚麼港大學生是我們的驕傲說等屁話,港大學生只是做回捍衛自己所有的東西。這個年代是屬於年輕人,還在會後呼喊甚麼「今天是最黑暗一天」的人,快退下來吧,我們已不需要你,時代巨輪會將你帶走,永不復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