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一望Facebook,依頭有「東北村民於新城市商場默站抗逼遷」、果邊有「逾百港大校友留守抗議」、仲有鉛水事件全城網民鬧爆,依幾件事有乜共通點?首先係受害者都好落力企哂出黎,其次就係佢地真係得個企字。

係香港,想企出黎扮可憐係冇用的,要其它唔關事既市民同情你?佢地寧願行下街或者食串魚蛋,媒體對你既關注亦都有好大既時間性,好似港大副校長件事,你最聚集到鎂光燈就係你包圍佢同交信果一下,其它時間係到企?唔好意思,去趕下一單新聞先。梁振英政府最令筆者醒覺既一件事就係:係香港你要人怕你,你要人聽你講野,首先你要夠暴力。

咩叫暴力呢?唔係叫你趁人地開緊會既時候打佢一身,更加唔係叫你一刀切左蔣麗芸個頭落黎(雖然好多人都想佢有咁既下場),而係要比到你唔滿意果班人一個信息:你地係黎真既。諗下香港慣用既爭取模式:遊行、叫口號、到目的地、遞交請願信、影相、完。夠和平理性,但久而久之我係政府都覺得唔洗聽你講野啦。如果你細個果陣阿媽淨係會一味叫你「做功課,溫書啦」,但從來唔發脾氣、唔打人、唔熄左部電視,你會唔會乖乖地去做?政府梗係想市民和平,就好似細路永遠想就算自己做錯事,阿媽都唔打佢一樣,。而家既政府明顯漠視民意,你講佢,佢唔鍾意就唔聽。就算你七一有五百萬人上街都好,我唔覺得梁振英會因為有五百萬人出黎散步就覺得驚,佢驚既係咩?佔領囉,好似金鐘咁,當一班學生衝出馬路,梁振英之後所做既一連串行動先表演到佢驚既心情:佢驚既係市民唔再只係乖乖地企係鬧鬧完就算,而係大家明白到講係冇用依個道理之後會有佢地口中更加「激進」行為。

當一種模式唔work,好自然就要試另一種方法,有人受軟唔受硬,但好明顯有人都係唔打唔知驚。其實港大班人算叻架喇,起碼都仲識圍住人地,算係更進取既一種手段。我成日聽到人講唔一定要咁激進,實有其他方法之類,可能佢啱,可能有其他方法解決到,但好明顯再激啲就係其中一種有用既手段。做阿媽既可以語重心長講道理去教個仔又或者比時間佢等佢知錯,但如果個仔係梁振英的話,我諗都係拎支雞毛掃追住佢個屎忽黎打依種方法比較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