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Warhol曾經提及過:「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在這個資訊氾濫的互聯網年代,有些人會因其突出行為而被拍攝為影片,再經網絡瘋傳,成為一刻的「名人」,當中例子有巴士阿叔,賜坐男等等。但這篇文章並不是想談及這類「成名」。

那是談哪類型的「成名」?是想說經年月累積的那一種。現時幾乎每人都可以在互聯網發表自己的作品,有些會因為運氣或其過人的技能而一砲而紅,成為了一刻的網絡名人。這是一個很好的契機,起碼當你有第二部作品的時候,會有更多人選擇去留意你的作品。不過可能會因為學業,工作或其它因素而遲遲沒有另外的作品,經年月逝去得越長,這種得來不易的契機也會越消失得快。如果你不去持續有產出,這個地方又不只一人去刊登作品,觀眾就會逐漸忘記你的存在。

也有些人一開始是單純為著興趣去做,人的年歲會不斷增長,社會對人的束縛也會隨之增長,大家可能不再像上學一樣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調動,而是變得要朝九晚七的辛勞上班去賺錢養家。除了這些外,社會上各項議題都教人頭昏腦漲,令人意志消磨。

而面對這些不可抗力也是對我們有益處的,這個社會越是令人產生強大的無力感,我們如何可以駕馭這種局面?就是變得比它更為瘋狂,這種「狂」有時亦會在其作品中反映出來。我們知道精煉出一份作品是需要代價的,每份作品都注入了時間,而時間就是人最寶貴的財產。而頓悟到時間寶貴的時候,有時會令我們感嘆過往虛度光陰,這使我們希望時間用得更有效率,不胡亂去製作一些作品出來。再加上人生在職場上或不同層面的歷練,使到有更多素材可以投放於作品之中,使其更顯出韻味。

日子久了,繼續去投身於創作的目的可能也改變了,可能不單純是因為興趣,甚至興趣已經不是考慮範圍之中。偶然會想:「究竟我的作品可以為社會有何改變呢?」,「究竟我的人生會留下甚麼呢?」。不過即使你不斷的創作,很可能你的吶喊從來都接觸不到他人,無法令他們感受到你的真正想法。在長期(又或短期)都得不到他人的賞識,很可能會感到迷茫,不知原因在哪。就如先前所說,時間就是人最寶貴的資產,這種前路不清的一份無助感,可易就使人聯想到「應否繼續?」,害怕自己成為「查里斯世代」。

可能你認為「時不與我」,覺得是外界不懂你的作品。無錯,這就是「時不與我」的世代,是問有幾多人是因「時勢造英雄」而成名又長久?這些人是確實存在,但不要認為運氣一定會在你附近,而面對這些不可抗力,就是要有「英雄造時勢」的魄力,這樣才可以以「瘋狂」去向所有人喧出你的作品。

不論你是否創作,雖然偶有會和他人合作,但長時間都是處於孤獨的,孤獨的去思考,從而衍生出與別不同的思維。每個創作人都像一個革命者,將他們的思維用不同方式從作品中投射出來,試圖感染其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