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魔界大門都會每隔五年無故打開,而其中而來的生物會大舉入侵人類領域,它們被稱之為「惡魔」。而人類與惡魔的鬥爭,已經持續了數百年了,無人知道永久關閉魔界之門的方法,為求保存性命,只能無止境的鬥爭。

這是一個亂世出英雄的年代,在這世道上總不缺乏想一舉成名的人,當中有人成功攀登上流社會,亦有人永無歸家之日。但即使代價多麼昂貴,每五年一度的戰役中,依然會有老兵和「新力軍」遠征,為求創出一個傳奇。

在這個平凡的村鎮之中,時常有一名說書人坐在榕樹頭下,訴說多個不知真偽的英雄故事。成年人當然不視作一回事,而這倒吸引了不少孩童前來聽書,每個都津津樂道,在腦海中幻想英雄的威風,被給予了一個「英雄夢」。

「走啊!走啊!你這班小孩快回學校讀書啊!別跟這個人癲啊!」一名婦人拿作掃把去對他們驅趕,一眾小孩頓時雞飛狗走,不消片刻,這裡變得人去留空。

婦人斜視這這名說書人:「你這種人真是害人不淺,自己不去好好工作之餘,又去荼毒其它人去發這些無謂的夢。」,然後接著周圍辛勞工作的人:「每個人再戰後都趕緊去建設社會,想它再度繁榮,但你呢?要我們去供養你這種廢人!」,講完這番話後,婦人返回自己的家舍,以「大力關門」去喧發自己耳猶未盡的不滿。

說書人對婦人的控訴無可反駁,事實上在這兩年多來,他已經聽下無數次類似的痛罵。說書人躺在這草原之上,回想自己當年參軍殺敵,他所說的英雄故事都是真的,是他自己經歷的故事。可惜的是,即使參與了這場賭命的戰爭,依然未能受萬民敬仰。

一生人為戰爭作準備,在和平的年代,他不知道如何是好,這種莫名的違和感一直將他籠罩著,最後淪為失業漢,被萬民唾棄。作為一名決志作英雄的人來說,其實真的不應如此想的,但他多次都不禁幻想,如果這是戰亂時代,你說多好呢?

原來有一名橙髮少年沒有因婦人驅趕而逃走,一直靜候著說書人睡醒。半睡半醒的說書人問道:「你為何還在這裡啊?是時候回家吃晚飯啦。」,橙髮少年答:「我無家可回,父母早已喪生。」,這番話令說書人回過神來,自知自己問了不該問的。

無錯,這就是我們的年代。即使回到和平日子,但早已有不少人因戰事殘缺,甚至喪生。這些無家小孩,到處都是。說書人撫摸著橙髮少年的前額:「我叫米卡爾,你叫甚麼名?以後就跟著我吧。」,橙髮少年輕輕點頭答道:「我叫作塞孟。」

真是的,連自己都顧不到,還衝口而出說要照顧多一名小孩?米卡爾知道這不是衝口而出的,而是對這些戰後遺孤的內疚,想為他們做一些事。

在與塞孟的閒談之間,米卡爾感受到環境間有些改變,但剎那間不能說出此為何物。在這鬧市間,存在著一種「靜」,米卡爾將注意力轉移到這份「靜」。為何在鬧市中會衍生出這種「靜」,唯一答案就是,這並不是出自於人群之中,是出於他物。

那何謂「他物」,就是村外的野獸。野獸長期處於充滿殺戮的大自然,培養出對危機的敏銳,這靜令人心寒的「靜」,表示著身經百戰的猛獸也恐懼了,恐懼得只想悄悄離開這戰場。究竟是甚麼會令他們如此恐懼?米卡爾是知道的,他的幻想化為現實了,惡魔再臨人世了。

但為何會如此的早?距上次魔界入侵只是過了兩年多,照計還有兩年時間給人類喘息的。米卡爾知道這些答案都變得次要了,戰爭就是擺在眼前。正當米卡爾四周尋找武器之時,一名在外打獵的村民返回到村莊,滿身鮮血的他急不及待要下馬,但因嚴重傷勢影響,導致他失足倒地,狼狽的向村民警示:「有三⋯三至四頭獸型惡魔正靠近⋯」

如果在早前,村民們聽到類似的話都會不禁大笑,說這些只是孩童的屁話。但望到如此多的鮮血,如此重的傷勢,成為了鐵證如山的說服力。這種「靜」,擴散到整村莊了。當村民想作出反應時,來不及了,惡魔已經來到了。

三頭惡魔犬迅速襲向村民一方,只是一瞬間,熟識的朋友化為無言的死者,每個人都嚇得雞飛狗走,就像婦人以掃把趕走孩童一樣。一名女孩嚇得雙腳麻痺,只懂跪地痛哭,四處穿插的人群在她身邊擦過,無人問津。隨得惡魔犬狼噬她殘弱的身軀。

駐紮村莊的士兵拿著兵器前來,但他們根本不成氣候。沒差的,每個人都預想戰役是兩年後的事,一切都來得太快了,再加上這些駐足於邊境村鎮的士兵,全是三流的部隊,選擇當兵只是為了一刻安穩罷了。

他們每人都極為害怕,從前向村民徵稅的霸道早已失去,面對惡魔犬只是一群無力飛翔的幼鳥。這種恐懼,甚至將士兵的尊嚴也斷送了,有些比村民走得更快,更遠。當而對惡魔犬的來襲,為保一時平安,甚至將手無寸鐵的村民推前,讓他們成為惡魔犬的美點。

這是米卡爾的表演時間,但他並沒有因此動容。聽著哭泣和尖叫,令他感到不安;看見冷漠與恐懼,使他因而內疚。「神啊,你是聽到我的願望而做的嗎?」米卡爾認為這些都是自己的錯:「這就是我想看到的情景嗎?」

米卡爾刺向惡魔犬的每一刀釋放出一陣淚水,流露出一絲懺悔,為這自己的自私而悔疚。他是知道的,他不是始作桶者,但作為一個決志成為英雄的人來說,他無法原諒自己過去曾認為「亂世多好」的想法。每場戰爭都有勝敗,無論結果如何也要負上代價,悲傷就是永不可磨滅的代價。